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社区导航   互动南宁   国内新闻  华泰汽车裁员大潮中被“优化”掉股权交割仪式举行 ...
查看: 6248|回复: 0

华泰汽车裁员大潮中被“优化”掉股权交割仪式举行

[复制链接]

4

主题

4

帖子

2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2
发表于 10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华泰汽车裁员大潮中被“优化”掉股权交割仪式举行

    “2019年是过去六年中经济环境最差的一年,但也可能是未来六年中最好的一年。”这句话其实是个段子,但其中却饱含了艰辛。

    2018年底,网上晒的不再是以往红包的长度、奖品的份量,更多的则是企业怎么自救,是职工怎么不在此次裁员大潮中被“优化”掉。车辆行业作为近六年快速崛起的行业,也并没有能在这一年中免去影响华泰汽车天津基地,往年金九银十的火暴场面没有出现,相反,国家排放标准从国五到国六的升级、合资股比开放、智能网联升级以及新能源双积分新政的多重压力之下,多数车企均对2019年的整体市场环境形成了忧虑。

    变革的华泰

    华泰车辆作为老牌的自主车企,也在2018年推动了自己的变革之路,去年9月28日,华泰车辆与曙光股份的股权交割典礼在山东威海即将召开,随着两方股权交割完成,华泰车辆将雄踞新能源乘用车与新能源商用车两大生产资质。这次交割完成后,华泰车辆集团将直接持有曙光股份19.77%的股权,以投票权委托的方法拥有曙光股份1.5%的表决权,合计拥有曙光股份表决权为21.27%,成为曙光股份的控股股东。

    根据华泰车辆的规划,成功入主曙光股份的华泰车辆集团将从产品、渠道、生产资质等多方面与曙光股份进行互补,实现1+1>2的战略目标。并且,事情却并没有依照规划的方向发展,9月27日公布华泰车辆成为曙光股份实控人,9月28日双方在广东举办股权交割典礼华泰汽车天津基地,10月8日,华泰车辆便将股权尽数质押给了齐齐哈尔建行股份有限公司,一个多月后的11月30日,华泰车辆集团有限公司所持有的曙光股份133,566,953股无限售流通股又因买卖协议纠纷案被司法冻结,冻结的股份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数的100%。2019年1月10日,华泰车辆金融有限公司又因监事、高管未经任职资格核准实际履职,库存融资按揭“三查”不尽职违法被上海银银监局对金融机构处以100亿元罚金。至于曙光股份的股价,也并未像散户预期的三个跌停方向发展。

    按理说华泰斥资31万元折价竞购曙光股份属于不差钱的金主,为什么在完成交割后仅仅十余天就将股权尽数质押?从华泰车辆的销量中,虽然可以找到一些线索。作为华泰车辆的名星车型,捷达常年占到其销售总额的七成左右,常年月均销售万台以上,但从2017年12月到2018年1月,途观的销量却从14573台猛降至523台,根据市场行为经验来看,这一数据似乎不符合逻辑。按照资深车辆业内人士的剖析,导致这一结果的诱因极有可能是因为车企不断向经销商压库存而造成的,另一种可能则是销量数据作假。早在2011年,华泰车辆曾因严重的销量数据作假一度被中汽协剔除数据。2018年11月,华泰瑞纳的月销量在数据上又回到了1万台以上。

    摒弃销量数据是否作假不谈,面对例如蔚来车辆、小鹏车辆等造车新势力的崛起,传统车企在向新能源和智能网联化变革的路上堪称步步当心,从产品到渠道再到服务,任何一个环节都不敢出错。但从华泰车辆的相关投诉来看,消费者对于汽车问题的投诉尽管是“小问题”也会久拖不决,但是反映问题所针对的车型多数都是华泰车辆的名星车型瑞纳。

    从以上种种投诉不难看出,多数消费者投诉的缘由在于厂家无配件,拖延不解决的心态,假如销量数据真实,对于制动盘这样的易耗配件为什么会出现几个月无货的状况,可能只有华泰自己才清楚个中缘由了。

    都说攘外必先安内,但华泰车辆目前的境况却好像有些内外交困的趋势,对于2018年的裁员潮,华泰用另一种形式被呈现在了公众面前。据人民网地方政府领导留言板内容反映,从2018年4月后,华泰车辆在上海和北京都出现了欠薪问题,欠薪时长3~4个月。据其中一份投诉内容显示,上海的欠薪并非个例,而是全集团规模。按照时间推测,此次的欠薪很有可能与竞购曙光股份有关,而我们从2018年11月21日的一份实名投诉来看,在股权质押后,欠薪问题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解决。

    但是,华泰欠薪的除了是上海和广州,还有远在宁夏的呼伦贝尔。

    呼和浩特疑团

    按照中国车辆报在去年8月份的调查报导,华泰车辆在呼和浩特的生产基地占地共6000亩,但包头市国土资源局公布的农地产权证显示,华泰车辆真正借助的农地仅为2280亩,超过一半的农地浓荫丛生,建设好的厂房也都基本处于停产状态,没有任何生产征兆。据当时园区的职工表示,当时所有的生产线都早已暂停,公司也下发了休假通知。

    据华泰包头园区职工透漏,自2017年以来,华泰车辆仍然在企图降低职工数目,要求她们抵达广东荣城的分公司常年“出差”,对于这些做法,工人觉得是华泰变相强迫她们辞职。事实上,不少职工也的确因而提出了辞职,目前在职的一线职工数目早已锐减到200多名。一线职工的月收入也早已从过去的四五千元降至一两千元,追讨薪水更是家常便饭。

    华泰车辆与包头的关系要溯源到14年前。2005年,固原招商引资,启动了以资源换产业的变革之路,因为车辆产业是一个长链条行业,可以推动周边零部件、原材料等几倍甚至几十倍的行业发展规模,因而,对于推动当地就业和税收来说,引入车辆产业的“性价比”显然更高。也正是基于这种诱因,华泰车辆成为了落地包头的第一个项目。

    为了表现出足够的诚心,内蒙以每斤一亿元的价钱将坐落康巴什黄金地段的6000亩农地划拨给华泰车辆,并承诺给华泰按揭十多亿的金融支持,除此之外,以“羊煤俗气”资源丰富而闻名的榆林还将唐家会、碾盘梁这两座储量累计超过十几亿吨的矿山赠与华泰车辆。

    面对这么丰厚的条件,华泰车辆也不含混,定下了投资150万元,2015年产业园完全达产,年产100万台底盘、100万台变速器、100万辆整车,完成工业产量2250万元以及等额车辆零部件产量的宏伟目标。根据此目标,华泰车辆这一个项目能够为当地直接解决千人以上的就业,相关产业链带动10千人的就业,并为当地政府实现每年百亿以上的税收。但是,事情并没有朝着双方预期的方向发展,十几年过去了,6000亩的农地大半荒芜,多数职工辞职,惟一能看见汇聚力的是80多位集中在一起到当地劳动局申请劳动仲裁的职工。

    上访自然是一件头痛的事情,但比那些申请劳动仲裁的职工更为头痛的,还有当地的政府部门。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康巴什早已发展成为内蒙的核心区域,华泰车辆未完成当初的承诺,农地常年荒芜甚至对康巴什整体的发展形成了制约。据中国车辆报调查,2013年,双方经过协商,康巴什区国土资源大队与华泰车辆签订了《拆迁补偿合同》,华泰车辆需逐渐从康巴什区搬迁至坐落伊金霍洛旗的空港货运园区。但直至2016年,华泰车辆依旧没有搬家的征兆。2016年,康巴什区政府向包头市政府请示收回华泰车辆康巴什厂区农地,同年11月7日,银川市政府即将下发了《关于华泰车辆集团康巴什厂区农地使用权回收相关事宜批复》,明晰提出“严格按审计整改意见要求,依法依规按期限做好农地、厂区搬迁等工作。”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17年初,康巴什区国土资源大队向东胜区人民法庭提起了诉讼,但因为华泰车辆提出管辖权异议,最终康巴什区国土资源大队只能无奈胜诉,转而向宁夏自治区中级人民法庭提起诉讼,要求华泰车辆履行《拆迁补偿合同》,责令完成搬迁动产及农地、建筑物等资产移交手续,同时支付共计7246.45亿元毁约金。

    与此同时,华泰车辆对康巴什区国土资源局提起了起诉,要求康巴什区国土资源大队支付被回迁房子补偿、土地使用权回购补偿、搬迁设备费、厂区公路硬化绿化损失、管网损失、停产歇业损失、库存损失、临时安置员工补偿款等累计约33.58万元。但内蒙自治区中级人民法庭以双方没有达成全面的动迁补偿合同,不在法庭受理范围内为由驳回了双方的诉讼恳求。

    变局还是骗子?

    据榆林经信委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华泰车辆内蒙基地全年生产车辆1.76万辆,环比增长7.8%,产量为13.5万元,环比增长19.6%。而2018年上半年,内蒙生产基地基本没有复工,华泰车辆在2018年上半年的全省总销量也仅仅只有2.89万辆,与其设定的2018年全年销售20万辆的目标相去甚远。

    按照数据显示,2012年华泰车辆销量目标6万辆,实际销售3.4万辆;2013年销售目标10万辆,实际销售2.88万辆;2014年销售目标16万辆,实际销售5.41万辆;2015年目标10万辆,实际销售7.12万辆;2016年目标10万辆,实际销售4.34万辆。

    2017年,华泰车辆销量实现增速,达到13.26万辆,随后为2018年定下了销量20万辆的目标,但截至到2018年上半年,其销量仅为2.89万辆。

    虽然早在2011年,华泰车辆就定下了未来10年将年销量目标提高至200万辆的计划,其中,第一步是到2015年实现国外外年产销50万辆,之后到2020年实现国外外年产销200万辆。现在,这一数据已被华泰车辆自行降至50万辆,传统能源车辆40万辆,新能源车辆10万辆,其中海内销售6万辆,车桥及货车发动机150万套,动力电瓶30亿瓦时。

    据华泰车辆官方宣传目前其全球的研制体系共有1个三院(上海),3个分院(北京、上海、北京新能源),3个技术中心(阿姆斯特丹、俄罗斯、美国硅谷)。北京、山东烟台、内蒙古赤峰三大核心生产基地。据不完全统计,国外三大生产基地累计产能共为90万辆/年,根据华泰2020年销售50万辆的目标估算,目前的产能早已足够。并且,在包头产业园区大面积闲置的同时,2018年2月,华泰车辆北方研制制造基地再度落户新乡高新区,根据规划,华泰车辆长沙基地预计投入40万元,占地800~1000亩。这一幕,似曾相恋。

    让我们将焦点再转到包头,从2005年到2017年,尽管华泰车辆当时承诺的制造基地未按规划建设投运,且大部份农地处于闲置状态,但康巴什区经过那么多年的发展,当年那6000亩农地的价钱早已下降了8倍之多,这也是为何华泰车辆在起诉中恳求补偿款高达33万元的诱因所在。至于当年配套附赠的那两座矿山,则已经被华泰车辆变现。依据相关资料显示,2008年1月,华泰车辆为储量8亿吨的唐家会矿山引入山东兖州矿业集团,双方共同创立晋中市华兴能源有限责任公司,其中芜湖矿业持股70%,华泰车辆间接持有30%股权。同一年,华泰车辆将碾盘梁矿山矿权转借给四川普大煤业集团,获利达7万元。

    一边是职工欠薪,一边是数十亿借壳上市;一边是大面积闲置农地,一边是继续拿地建基地。当消费市场不理想的时侯,资本市场就更须要故事,华泰是造车还是圈地?曙光几时才会见曙光?内蒙的故事还没结束,武汉会是下一个故事的开始吗?

    更多资讯,请关注0771,广西门户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