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社区导航   互动南宁   国际新闻  中国人经过整整十四年的苦战才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
查看: 6313|回复: 0

中国人经过整整十四年的苦战才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复制链接]

9

主题

31

帖子

8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1
发表于 1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人经过整整十四年的苦战才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对于中国人来说,抗战战争是一场事关民族生死危亡的战争,中国人经过整整十四年的鏖战,才博得了最后的胜利。

    我们在小时候的历史书上,恐怕都听到过下边的这张相片,被称之为“百人斩”的杀人恶魔。

    其实了,杀人恶魔是俺们的说法,而台湾这边之所以登报纸,是将其赞扬成“勇士”做成美军的“榜样”。

    这张相片拍摄于重庆大屠杀期间,右侧那种鬼子,是日军第16师团的中尉陆军小队长名叫向井敏明,右侧那种鬼子名叫野田毅(由于翻译问题也叫野田岩),这两人同在一个中队服役。

    台湾随军记者在北京专访的时侯,报导了这两人的所谓“英勇大赛”,根据美国报纸刊载的内容来说,是比一比谁杀得中国人更多,谁的勇气就最高。

    这种侵华英军,常常在中国举行各类各样的赛事,比如比一比谁绑架的中国妇女更多,比一比谁杀的战俘更多等等等。

    但是这两人归国以后,还四处鼓吹说自己杀得不是千人,而是三百多人,借此标榜自己。

    以我们现代人的眼光来看,对于这些行为很愤怒、也很奇怪、更困惑不解……试问她们的良知呢?她们的人性呢?为什么要用杀死平民来标榜呢?这有哪些意义呢?

    假如用正常的眼光,去衡量一场正常的战争,我们自然难以理解“百人斩”因为这完全不符合逻辑,杀死平民只会造成相反的作用。

    可问题的关键是,二战时期的英国,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国家,并且是极端不正常的国家。

    本篇文章开始之前,要先把二战时期的德国说清楚以后,就能明白这帮恶魔,为什么会那么的疯狂。

    在侵华战争开始之前,天皇就早已把自己包装成了“神明”虽然台湾社会步入了现代化,紧随法国的工业进程,但思想上却是封建迷信,自上而下都对天皇无比狂热。

    既然天皇是神,既然天皇要发动侵华战争,所以美国人觉得这场战争,是“神”发动的战争。

    谁要是敢反对侵华战争,谁就是反对神明,必须遭到惩罚和制裁。。

    尤其是德国的部队,她们疯狂地觉得,自己是神的跟随者,而美国又是伟大的“神国”不同于世界上的所有国家,谁反对战争谁就是反对天皇。

    老百姓也同样疯狂,比如父亲上了战场,父亲怕老婆在“战场”分心,所以选择自缢。

    (台湾女性去兵鞋厂义务劳动,这种炮弹就会攻入中国领土)

    对于这些人间悲剧,美国媒体还公然鼓吹,她们把侵华英军,给包装成“英雄”谁在战场上表现最好,谁就值得赞扬。

    在这些非常惊悚的舆论宣传下,以至于这些德国士兵,显得越来越疯狂,觉得自己是“神”的触手。

   


    对于整个美国社会来说,这些去往中国战场的士兵,谁杀死的中国人越多,谁回到国外以后就越是受欢迎,享受无尽的爱戴。

    所以就会有野田毅这样的士兵,正是台湾社会的那个邪教惊悚思想,驱使他作出各类丧尽天良的行为,他想回到台湾社会以后,成为民众眼里所谓的“英雄”。

    (美国女性的“千人针”,每人缝一针,赠给侵华英军当做护身符。)

    野田毅杀死的中国人越多,在美国社会看来,证明野田毅没有辜负台湾人的期望,表现十分的“勇敢”,所以是天皇神明最好的士兵。

    野田毅后来亲口说过,当时之所以这样做(白刃战),缘由十分简单,那就是希望归国以后,可以吸引更多美国少女,可以讨个好老公。

    以上这段内容,在我们正常人看来,是难以理解更是难以接受的,这肯定是不正常的战争行为。

    在我们正常人看来,甭说是杀死平民,虽然是杀死战俘,那也是违背国际法的。

    关键就在于,整个台湾社会,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而是彻头彻尾的邪教国家,她们眼中没有国际法,只有对天皇那扭曲变态的忠诚。

    咱先说个后话,台湾人投降的时侯,天皇投降敕令当中,明晰说明“天皇是人、而不是神”。

    假如我们不了解台湾社会,总觉得这句话没哪些意义,假如了解台湾社会,就会懂得天皇这句话的意义。

    俺们说完美国社会以后,再来谈谈井敏明和野田毅,这两个侵华英军的犯罪过程。

    1937年的7月7日,爆发了卢沟桥事变,中韩两国转到了全面战争;到了8月13日,也就爆发了平津战役。

    中国部队在广州战场失利以后,首都北京自然成了英国人的下一个目标,到12月1日的时侯,双方继而在上海展开激战,史称扬州保卫战。

    国军第六旅团和第十六联队,主攻方向就是北京的中山门,她们在九天以后,向北京发动逼抢,尤其是第十六联队,依托着优势的重火力掩护,她们接连打了七天然后,强占了中国的紫金山五老峰。

    同样是在那天,也就是1937年的12月12日,第十六联队的野田毅和向井敏明,开始了那丧尽天良的“百人斩”比拼,瞧瞧谁更勇敢,以至于211位中国平民,长眠在了这俩美国士兵的手中。

    这两人的番号,是美军第16旅团根岸师团的作战序列,属于是美国人的甲等军队。

    以官职来说,野田毅是富山营的副将,向井敏明是同一军队陆军士官,三人都是上尉官阶,属于是同乡和同乡一起服役。

    野田毅较为年青,当时二十五岁的年龄,而另外那种魔鬼向井敏明,则是三十六岁的年龄。后者杀死中国平民一百零五位,前者杀死中国平民一百零六位。

    台湾的战地记者,开始访谈这两个所谓的“勇士”拍下了那合照,相片上的两人,漏出了恶魔般的微笑,刀柄当中除了装着军刀,还有两百多条中国老百姓的冤魂。

    该联队的指挥官名叫中岛今朝吾,他后来追忆这段历史的时侯,说是早就有所蓄谋,只要攻占了中国的首都以后,就去杀死这些手无寸铁的中国人。

   


    从12日到13日,二十四小时的时间里,她们就屠害了两万多中国人,其中少部份是俘虏,大部份是普通老百姓。

    第十六联队在上海期间,总共杀死了十六万中国人,这支军队是北京大屠杀的主犯,而相片当中的那两人,属于是战犯当中较为有代表性的。

    笔者讲到这儿,想要说一说我本人的观点:仍然到明天,好多史学家都觉得,这种日军是由于受到了中国军队的抵抗,所以才报复中国平民。

    笔者个人觉得,这个说法并不全对,倘若从中国战场的视角看扬州大屠杀,那些清军真就是为了威胁中国人。而且求证历史的时侯,视角不能局限在中国,更要去研究研究台湾。既然是中韩战争,假如只看中国这部份,不看台湾本土那部份,未免过分片面。

    当时的法国属于是“邪教国家”而这种侵华英军,之所以屠杀中国平民,不仅仅是为了威胁中国人,还有一部份缘由,就是为了所谓的“荣耀”把自己标榜成“勇士”。

    (上海沦陷,美国国外在“庆祝”)

    但是那合照刊登在了《东京日日新闻》的版面以后,野田毅的的确确成了好多台湾少女的“偶像”也成了家乡的“英雄和骄傲”。

    很其实,从野田毅这战犯个人的视角出发,他大量屠杀中国人,最大的理由是带着这种“光环”回国,之后遭到英国国民的崇敬。

    我们从相片便可看出,台湾记者将其当作了“英雄”去看待,把这些丧尽天良的行为,说成是侵华英军的“勇猛”代表。

    只要是看见那张相片的人,从这俩侵华英军的坐姿,便可看出狂妄骄横的一面,但是她们自觉得很“自豪”。

    由此可见此时的侵华英军、和美国国外社会、已经疯狂极端到了哪些程度,把“百人斩”的这些抹杀人性的行为,给当作了“英雄”去看待。

    在这当时的法国,根本就不是野田毅这样的某些现象,而是广泛存在的。

    比如这两人分别于1938年和1939年归国,她们归国以后遭到好多中学和小学的约请,让她们去中学当中作报告。

    然而这两人,包括那台湾记者,远远没有想到的是,这张相片在不远的将来,会成为量刑的证据。

    笔者本人写历史的时侯,只写风波的发生,甚少会发表自己的观点,假如有不对的地方,诸位读者多多包涵。

    视线拉回抗战战争,到了1941年的时侯,台湾部队和英国部队,开始在太平洋决一高下。

    台湾人为了获得战场的优势,于是把好多海军军队,从中国那边调往太平洋,比如野田毅所服役的第十六联队,就被调往了太平洋战场,编入了第十四军,去侵略越南的越南。

    在太平洋战争期间,野田毅所在的军队,主要在莱特岛海域活动。

    接出来发生的事情,恐怕诸位读者早已猜到,英国人在开战之初遭遇失利,但战争是常年进行的,而不是一城一地的得失。

    随着日本人重整旗鼓,没过几年就取得了战场的主动权,并于1944年的时侯,激战于莱特湾!

    在激战的过程当中,国军十六联队的大部份人,都命丧越南的海岛,只剩少数人活了出来。这也算是罪有应得,不是不报时侯未到。

    到1945年8月15日,美国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也昭示着二战的结束,以盟国的完全胜利而告终。

    天皇还发出敕令,宣称“自己是人而不是神”这句话说出去以后,意味着美国国民信仰的滑坡。统治阶级多年来构建的“天皇神明”伪装,又由她们自己亲手撕开。

    到了1947年,审判台湾战犯的时侯,距离上海大屠杀早已过去了六年,而那张美国记者拍摄的“百人斩”照片,又被翻了下来。

    在台湾的军事法庭审判战犯之时,自然不是由她们美国人主持,主要是英、美、苏、中四个国家参与。

    我们中国检察官的秘书名叫高文彬,他也是无意间发觉了这张相片,随后对外公布。

    中国那边听到了这张相片然后,立即表示要让相片当中的那两个美国兵,接受国际法律的制裁。

    国际伪军很快就查出,合照当中的两个人,名子叫野田毅和向井敏明,要求台湾当局交出这两名犯人。

    但是台湾当局,却故意隐藏这两人,都说找不到相片里的战犯。

    国际伪军自然不会轻易放过,既然当局说找不到,那国际伪军就自己去找,随后展开了大规模的抓捕。

    关于六年前的惨剧,上海不会忘掉,中国不会忘掉,定要让那刽子手被擒。

    而国外那边,负责此事的是上海军事法院,早就筹建了专门的机构去处置战犯。当时的法院名叫石美瑜,多次在追缉战犯和剿灭汉奸方面,作出过杰出贡献。

    右图是北京的城门,修补前和修补后。

    既然是军事法院,而石美瑜拥有国民党中将警衔,他在收到台湾这边的检察官高文彬,发来的那张报纸过后,特别注重这件事。

    上海的疤痕还没有结疤,而这些血债累累的战犯,必需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高文彬在美国调查,而石美瑜自然在国外调查,对于六年前的事情,发生的时间并不算太远,很快就查出事发地点和参战军队,也就是第六、十六联队,尤其是前者罪大恶极。

    广州大屠杀这一惨剧,是石美瑜心里永远的痛,那两个美国兵为了比一比谁更“勇敢”比拼的方法,竟然是杀死中国人的性命,此事怎能罢手?必将追缉究竟!

    随着追缉的深入,国际伪军在资料当中查到了美国的莱特湾炮战,当时的法国第十六联队,有六百多名俘虏。

    前文俺们说过,早已查出了留影当中的那两人姓名,而今从战俘的名单上面,很快就找出了野田毅和向井敏明。

   


    既然出现在了战俘名单当中,就证明这俩战犯还活着,大几率被遣送到了美国的本土。

    国际伪军继续追缉,既然这战犯遣送到法国的时侯还活着,就勿必要绳之以法。

    调查人员按照“向井敏明”的姓名,查到了美国山口县玖珂郡神代村,调查范围缩小以后,开始寻问神代村的居民。

    居民都表示不认识这人,而调查人员掏出“向井敏明”的相片然后,当地人则三缄其口,显著是想要保护这人。

    因为多次寻问,再加上铁证如山,居民被问得动怒了,直接就说自己哪些也不晓得。

    既然当地人不肯说,于是调查人员又去找别的战犯,结果向井敏明的战友,也都说哪些也不晓得。

    由于台湾当局的故意保护、当地人的故意保护、国际伪军的追缉一度中断。

    而野田毅去哪儿了呢?此时的他,正在做小生意,在台湾的瓦砾当中,拉开了一张毛毯,售卖针筒线脑之类的小商品。

    (战后的德国瓦砾)

    台湾当局觉得,国际伪军追缉野田毅,会如同大海捞针通常,假如没有美国政府的帮助,是肯定抓不到战犯的。

    野田毅本人也是这样觉得的,他望着自己的国家,在炮火当中成了瓦砾,总是摇着头抽泣,本以为会弄成少女的偶像,可如今自己却成了东躲拉萨的战犯。

    同年的四月二三日,野田毅在埼玉县的某个小市场,继续拉开小摊卖小商品,结果国际伪军正好路过。

    当时的那两位伪军,是下来采办一些生活用具,走过了野田毅的档口以后,将其当作了普通人战地记者日本,穿着素朴整洁的校服,光着脚裹着纱巾,可脸颊的余光忽然发觉不对。

    左侧那人一个手势,左边那人随后扑了起来,一把摁住了野田毅,野田毅仍然摇头,表示听不懂对方说话。

    紧接着,国际伪军将其带走,带到了审问室以后,掏出了那张报纸,强调了留影当中的两个美国兵以后,野田毅才舍弃了反抗。

    抓了野田毅以后,很快就审讯出向井敏明的下落,国际伪军随后动手,将其拘捕归案。

    调查小组随后将这两名战犯,给直接送往中国,而中国的重庆军事法院,随后将其羁押收监。

    在同年的12月18日,北京举办了公开审理,四名德国战犯,被推上了法院,不仅相片当中的这两个人之外,还有田中军吉、以及高桥坦,都是广州大屠杀的参与人员。

    下午开庭,审判了整整四个多小时,分别审讯了相片里的向井敏明和野田毅,

    两人都不约而同的,抬起手开始立誓,说自己没有杀死中国人,否则会遭到哪些样哪些样的惩罚战地记者日本,自己说的绝对真实,没有半点掩藏。

    虽然法院掏出合照,两人仍然不悔罪,尤其是那种向井敏明,他为了给自己辩护,在地图上画出了自己的位置,说当时是在福建的泉州治病,碰巧遇见了记者,拍了一张合照而已。

   


    敌方中国法院,再度掏出了证据,是国际记者在北京的所见所闻,对于苏军第十六联队的行军路线,写得是清清楚楚,而你向井敏明,为什么自诩在北京?这显著是狡辩。并且依照美国的资料记载,第十六联队无任何人在上海,而你向井敏明如何会在上海呢?

    向井敏明又开始自我狡辩,说:“记者拍摄相片的时侯,是为了宣传台湾士兵多么多么‘勇敢’对我说拍完以后,会造成多少澳大利亚女性的喜爱。我没有杀死任何一个中国人,我立誓……百人斩是记者杜撰的,是子虚乌有的……”

    审判了向井敏明以后,便开始审判相片当中的野田毅,此人更是万般翻供,说自己没有杀死任何中国人。

    野田毅觉得,记者找自己照相,说是为了展现大台湾日军的“勇武”谁知拍完以后,又给加入了“百人斩”的报导。

    野田毅说:“那些杀人的报导,都是记者在乱写,自己在北京谁也没有杀。”

    法院手里早就把握了铁证,随后就问野田毅:“你1938年3月20日归国的时侯,在大家家里相亲,为什么显摆说杀了347人?”

    但是野田毅那时侯回到美国,还去往附近的中学讲演,说自己在杀人的大赛当中,获得了骑士的称号。

    很其实,我中国方面早已把握了充足的证据,野田毅和向井敏明,无论是在中国战场上,还是回到国外的时侯,就算是战争结束也就是英国投降以后,她们也显摆说自己杀了三百多人。

    铁证如山不得狡辩,中国的军事法庭审判方解石美瑜,公审这两名战犯死缓。

    在法院读完了裁定以后,野田毅低着头不说话,而向井敏明则是在摇头,属于是典型的敢做不敢当,到最后也万般推托。

    到了第二年的1月27日这天即将公审死缓,今天晚上执行枪毙。

    一夜的时间过去,夜晚乌云密布,天气阴沉沉的,上海居民早就得到消息,说昨天晚上要公开处决这两个战犯,所以千人空巷纷纷赶赴刑场参访。

    刑场坐落雨花台,居民早就等候在公路两旁,要瞧瞧这些举办“万人斩”竞赛的恶魔,怎么一步步走到生命的尽头。

    中国人总是说血债血偿,而野田毅和向井敏明,二人背负着两百多条恶鬼,不是不报时侯未到,明日就是这战犯伏诛之时。

    到了晚上十二点钟,中国的警员抬起了枪,随着炮弹迸发带起悦耳的声音,向井敏明和野田毅,为十一年前犯下的血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文章讲到最后,笔者想说:

    台湾这个国家,她们在二战时期,对战争的理解还逗留在困厄时期,身体进了工业社会,脑袋还留在原始文明。

    假如置于在古时的战场上,谁伤敌人更多,谁就是正儿八经的英雄,虽然是旁边的对手,也会仰慕猛将。

    可野田毅和井敏明,并不是在战场上击杀士兵,而是在战斗结束以后,比拼杀死无辜平民。

    在任何一场战争当中,平民都是无辜,她们也是战争的被害者。

    我们的周恩来首相,之所以没有让台湾人进行战争赔款,是由于周首相觉得,这种赔款最终会落在日本人民的身上,这就是我们中国人的君子风度。

    反观野田毅和井敏明,她们的所作所为,和古战场上的骑士,完全是两个概念,她们对平民下屠刀,属于是人渣当中的余孽。

    更多资讯,请关注0771,广西门户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