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社区导航   互动南宁   国内新闻  实时新闻摄影 由静转动的跨媒介创作:1879年迈 ...
查看: 6146|回复: 0

实时新闻摄影 由静转动的跨媒介创作:1879年迈

[复制链接]

5

主题

23

帖子

58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8
发表于 1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实时新闻摄影
由静转动的跨媒介创作:1879年迈


   


    女歌手和三个独奏者的剪影,1947年斯坦利·库布里克,图片源自英国议会图书馆网站

    回到开端

    摄影的出现催生了影片已经不是哪些新鲜的话题,自美国摄影师迈布里奇(EadweardJamesMuybridge)1878年用12台拍照机拍摄奔马的连续画面开始,马雷、普林斯、爱迪生,再到卢米埃尔兄弟……这些先驱们借助摄影将运动分解为静止的画面,再借助视觉暂留现象将一帧帧画面连贯上去实时新闻摄影,最终创造了影片的开端。大概在1920年代,摄影与影片分别确立了各自在现代社会中的媒介属性,并日趋成熟。其实两者在随后的几六年中互有交集,但总体而言,摄影与影片早已产生了一静一动—两套复杂且迥然不同的语言系统。只是经过了后现代主义思潮几六年来的熏陶,艺术方式频繁跨界、分化、衍变,人们已经习惯于将媒介间的桎梏推倒,而且也容易对各类媒介自身的奇特属性视而不见。

   


    埃德沃德·迈布里奇拍摄《奔跑的马》工作现场,哈佛农场,据资料显示,1879年迈布里奇将单反由12台降低至24台,该相片于1881年至1882年出版,图片源自日本芝加哥国立美术馆网站

   


    奔跑的马,耶鲁农场,1878年6月19日埃德沃德·迈布里奇

    新世纪以后,乘便携式数码终端与互联网流媒体的热潮,大量原先以静态相片为主的摄影创作者开始转向微影片、中短视频等动态影像的创作,虽然在传统院线领域也不乏这种富有创造力的优秀影片上映。“由静转动”的跨媒介创作再度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在一些人看来,让画面动上去好像是一种打破静态摄影创作困局的策略,只是结果并不总是如愿。

    以第28届全省影展为例,2021年多媒体类作品递交数目达到了451件,约为下届总量的两倍多。但在推选过程中,评委们普遍反映参选递交的优秀作品少,该类作品整体面貌并不理想,大部份创作者基础能力不足。借习武的话说,输的不是宗派,而是个人的基本功。虽然编剧不一定必须懂摄影,但对于希望变革为的编剧的摄影师而言,静态摄影中所暗含的基础素养训练是绕不开的选修课。

    2021年,世界最具影响力之一的世界新闻摄影大赛(WPP)宣布,该奖取消持续了11年的多媒体大类,进而专注于摄影。在其网站通告中,非常指出了对静态摄影的回归。可见,对绝大部份实践者而言,首先应当关注的并不是媒介怎样转换,而是如何能够提升自己的基础视觉素质和艺术语言的核心把控能力。

   


    约塞米蒂山谷,1872年,蛋白印相埃德沃德·迈布里奇,图片源自日本芝加哥国立美术馆

    回到开端,在迈布里奇将摄影画面连贯上去之前,他是否考虑过怎么才能先拍好一帧画面?答案是确定无疑的。早在1878年拍摄奔马之前,他早已进行了近十几年的摄影积累,从摄影技术专利到视觉艺术的表现,迈布里奇均获得了瞩目的成就,他对约塞米蒂山谷的大规模拍摄比安塞尔·亚当斯早了近半个世纪。虽然《奔跑的马》还不是影片,但迈布里奇为日后的影片画面注入了不可或缺的摄影基因。

    幻想与现实

    摄影与现实的关系是复杂的,我们同样不能忽略的是,影片画面的意义生成与传统静态摄影之间的关系也非常微妙。安德烈·巴赞在其专著《电影是哪些》中指出:“电影是一种幻想的现象”,这些幻想在影片发明之前就早已在人们脑海中完备了,“在她们(发明影片的先驱们)的想像中,影片这个概念与完整无缺地重现现实是等同的;她们所想像的就是重现一个声音、色彩和立体感等一应俱全的外在世界的幻景。”因此,即使古人很早就已发觉了视觉暂留现象,但影片仍然要等到摄影术诞生以后才能最终出现。可见,影片所致力于建立的幻想看上去不一定是虚幻的,相反,可能很接近摄影所表现出的那个现实感。

   


   


    《火车检票》影片静帧,1896年1月卢米埃尔兄弟

    1896年1月,卢米埃尔兄弟主演的纪录影片《火车检票》公开放映时,有个知名的传闻:有错愕的听众被驶来的列车吓得挪到了影院的前面。但有指责者觉得,电影中人物的谈吐和表情十分自然,对拍摄者和摄影机这些新奇的东西完全视而不见。为此《火车检票》并非纯粹的现实记录,而是由卢米埃尔兄弟组织熟人艺人出镜,编剧并制做而成。这才是“吓跑”观众的主要诱因,由于听众以为影院是一个摄影黑箱,在黑箱外边,有一列真实的列车正呼啸驶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火车检票》几乎是一部恐怖片,卢米埃尔兄弟曾拒绝将影片机专利转让给魔术师乔治·梅里爱,自己却制造了乱真的幻像,这与摄影对现实的翻转如出一辙。

    时长50秒的《火车检票》如同一张会动的相片,没有剪辑,没有机位和景别的变化,只是一段画面,只展示一个风波。在昨天的影片中,这样的画面被称之为镜头(shot),是影片中最基本的单元,整部影片由无数个镜头的并置和推衍构成。日本剧画家大卫·马梅在其专著《导演功课》中对编剧首先提出并反复追问的问题是:摄影机该摆在哪。在书的最后,他总结道:“镜头就是你所有的一切。你所选择的镜头就是你述说故事的所有素材,最后能够组成一部电影……假如每一个镜头都十分顺利,这么大的成品也就不会太差。”因此,对编剧而言,镜头的把控与摄影师取景的体验确实存在着某种互通。只是,编剧的这一行为在思索的阶段就早已开始了,如果这时给他一台单反,这些创造性的思维过程或将显得更为直观。为此,一张相片就是一个基本镜头单元的切块,胶卷时代有这么多的编剧偏爱快速成像的拍立得就不足为奇了。

    创造力之源

    不用怀疑影片在幻想制造方面的优势,正如我们不用怀疑摄影在展示幻想制造能力方面的优势。非凡的艺术能力并不罕见,只是大部份在仍未被直观呈现之前就埋没了。在《电影镜头设计》一书中,作者史蒂文·卡茨(StevenD.Katz)描述了这样一个情境:“如果你曾看过一位小女孩趴在草地上,双眼望着视平线前方的玩具兵的情境,就等于是见到了一种创造的力量,也就是好莱坞影片的视觉基础。这个女孩正在用他与玩具等高的耳朵,像影片人一样框取玩具兵的动作,便于将前后左右士兵冲锋和撤退的情况尽收眼底。玩具兵在小孩眼里不再是袖珍模型,而是被放大如真实世界中的战士,它不是拿来观看的实时新闻摄影,而是要我们去经历的。”作为现今系统复杂程度最高、影响力最广泛的大众娱乐媒体,影片早已成为了现代都市生活的造梦鞋厂,这一点虽然在互联网时代仍然没有改变。在这一体系中,编剧就是一部影片的创作核心。这些让无数影迷兴奋不已的精典镜头背后,进行的创造性工作的天才编剧与卡茨说的趴在地下的小女孩没有本质区别。当灵感爆发的时侯,如果来不及拍摄影片,可以先拿起照像机。每一位企图开掘自己儿子艺术潜能的父亲都应对摄影的功用重新考量。

   


    影片《2001太空漫游》拍摄现场,编剧库布里克亲自调整摄影机的取景位置。

    这也是本文所关注的核心,即通过部份编剧的摄影作品,来观察并思索这些非凡创造力、想象力、感知力和视觉把控力等核心艺术能力是怎样在摄影这些最基本、最方便的视觉媒介中彰显下来的。不仅才能独享书法能力的少数人,摄影可能是最直观且便捷分享灵感的视觉方式,更为重要的是,摄影为编剧的创造性思维提供了充分的延伸空间,也为借鉴者打开脑子中已经固化的惯性思维开辟了新的可能。

    编剧的启示

    以下我们以几位编剧的摄影作品为例,她们在不同领域和方向上的影片创作早已获得了行业的高度认可。这种工作或是源于摄影,或是伴随着摄影,或是在摄影中延续着探求和实践。

   


    张曼玉与梁朝伟,《花样年华》剧照,日本,2000年夏金华

   


    探求霓虹(局部),中国台湾,2018年夏金华

    夏金华来自中国澳门,他的声名鹊起与他为王家卫影片拍摄的剧照密不可分。夏金华的摄影集中彰显了强有力的视觉叙事能力,他善用摄影的顿时来凝结影片情节中的情感高潮。这些磨炼使他走上了自己的影片之路,同时,他的摄影创作也未中断,这些能力同样在摄影中继续延伸,产生独特的个人化视觉风格。

   


   


    《无限春光》空景及故事板16号,沈阳,2008年余力为

    同样是来自中国澳门的余力为,他掌镜了近些年来大部份贾樟柯的影片摄影,并编剧了自己的影片。平面摄影是他由影片工作延展而至的思维训练,未曾间断。通过大量拍立得空镜合照,他想像着这种场景中潜在的叙事可能。结合他的故事板草图,我们可以看出一个平平无奇的场景,在编剧的脑海中到底蕴藏着如何的叙事可能。

   


    西安炼钢厂内,“铁西区”系列017/139,1995年3月王兵

   


    西安炼钢厂铜电解车间,“铁西区”系列019/139,1995年王兵

    高铁物流中干线,“铁西区”系列060/139,1999年王兵

    20年前,纪录片《铁西区》曾为编剧王兵在国际各大影片节中荣获大奖,DV自由的拍摄方法与王兵的摄影经验相像,这些方法使该片呈现出了打动人心的质朴情感。而在王兵拍摄视频的同时,还有一套同步拍摄的相片版《铁西区》在近些年来被重新整理,并在2017年的卡塞尔文献展上首次展出。我们约请评论家顾铮撰文介绍这组作品,并就相关问题与王兵展开对话。

   


    影片《四个夏天》同步创作的摄影作品。2007年陆庆屹

   


    影片《四个夏天》同步创作的摄影作品。2017年11月陆庆屹

   


    影片《四个夏天》同步创作的摄影作品。2013年陆庆屹

    2019年中国最火的纪录片非《四个夏天》莫属,这部仅1500元影片预算、以自己母亲的日常生活为题材,拍摄了4年的纪录片,戳中了许多人泪点,是豆瓣上为数不多的影片专业人士和普通影迷都认可的高分国产影片。虽然,这部情深意切的作品最初发始于该片编剧陆庆屹家里的摄影传统。从摄影到视频,再经由图书出版,纪录片再度转化为相片。多年来积累的摄影经验为陆庆屹的编剧之路奠定了牢靠的视觉基础。

   


    达喀,麦斯诺耶,1981年9月26日安德烈·塔可夫斯基,出自塔可夫斯基图选集《我的不朽已经足够》中出版,图片由浦睿文化提供。

   


    圣格雷戈利欧,1983年11月24日安德烈·塔可夫斯基,出自塔可夫斯基图选集《我的不朽已经足够》中出版,图片由浦睿文化提供。

    还两位在世界影片史上被公觉得大师的编剧,一位是安德烈·塔可夫斯基,他影片中几乎每一帧画面都可以禁得起细致地推敲,醇厚的诗意正是来自他对生活的体验,而随身携带的拍立得单反成为了他体验生活最直接的方法。另一位是斯坦利·库布里克,少年时代,母亲附送给他的单反开启了他的摄影之路,经由职业摄影师变革为影片编剧,最终开创了影片史上的一个传奇。他影片中的众多灵感在他初期相片中早已有所彰显。在拍戏,他保持着使用拍立得单反照相的习惯,借此为他的影片摄影师提供参照。

   


    穿着晚旗袍打算出席派对的女青年,日本德克萨斯州休斯敦,1950年斯坦利·库布里克,图片源自印度议会图书馆网站

   


    不夜之城,日本德克萨斯州休斯敦,1950年斯坦利·库布里克,图片源自印度议会图书馆网站

    早在1970年底至1980年代初,《中国摄影》曾多次登载张艺谋的摄影作品,彼时正是年青的张艺谋步入上海影片大学摄影系之初,他靠自己的40张相片冲破了年纪的限制,被破格投档。2007年4期和2020年5期,《中国摄影》曾分别以“影像,动静同源”“超越与祭拜—摄影中的影片逻辑”为专题专门针对编剧的摄影、电影与摄影的语言对比进行过深度介绍;在2004年7期及2021年11期中,对知名编剧维姆·文德斯的摄影做过专门介绍;《中国摄影》还曾对吴印咸、杨福东、阿涅斯·瓦尔达等国外外编剧的摄影作品做过深度介绍,重复的内容本文不再赘言。

   


    维姆·文德斯的拍立得合照,出自《维姆·文德斯拍立得影片笔记》,维姆·文德斯著,刘思宇译,中国国家地理·图书|上海联合出版公司2020年7月出版

    我们明天所面对的是一个动态影像早已成为强势媒介的时代,据2021年全省广播电视行业统计公报显示,截止2021年末,国外短视频上传用户早已超过7亿,环比下降40%,这相当于几乎全省一半的人口都曾通过网路发布自己所拍摄的视频进行分享。而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最新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网路视频(含短视频)所覆盖用户超9.7亿,使用率高达94.5%。动态影像的创作已从少数影片编剧下沉到每一位把握摄影设备的普通人。但毫无疑惑的是,许多看似随便拍摄的视频中仍然蕴涵着大量悉心打造的影像策略,短视频、流媒体、直播等媒介方式的频繁更新更加突显了创作者核心艺术能力的重要性。放眼历史,持续进行着摄影创作的影片导演虽不算多,但她们的影片常常具备强烈的作者属性,她们喜欢自己掌机取景或亲自拍摄剧照,因而她们的相片中所彰显出的核心艺术能力便愈发引人注目,而这种能力就存在于那些最基础的摄影画面之中。

    更多资讯,请关注0771,广西门户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