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社区导航   互动南宁   国内新闻  农村土地“精神内耗”背后的深情动容(图) ...
查看: 6483|回复: 0

农村土地“精神内耗”背后的深情动容(图)

[复制链接]

7

主题

7

帖子

3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7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农村土地“精神内耗”背后的深情动容(图)

    拖着残障手臂、拄拐行走在农村农地上的二舅似乎想不到,自己有天会与“精神窝里斗”这个潮流词汇一起,闯进公众视野。

    7月25日,b站UP主@衣戈推测发布《回村一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窝里斗》,溯源他二舅“打好一把烂牌”的过往人生——

    学业优秀,被称为天才少年的二舅,小学时因赤脚大夫误诊,双脚落下残障。他不愿再回中学,躺床上疯狂看了一年医书,无果,又在天井呆坐观了一年天空,“像一只小号的乌龟”。但在沮丧之后,他最终用一天“看”会了石匠工艺。从此做起石匠,承包了全村的活儿。不仅智能手机、汽车、电脑这三样,他能修好“村子里一切有的东西”。

    但多才多艺,颇受居民尊重的二舅,一直没有离婚,倒是收留了男孩宁宁,2012年父亲离婚,他一下掏光半辈子攒的十几亿元积蓄,为她付了房屋首付。

    好几年前,他还想挣点养老钱,开着两轮车出门做工时,都载着八旬老母,干活时就让她坐小板凳等着。生活不能自理的女儿,虽然也不是很想活了,有次甚至把绳子挂到了门扇上。

    现在,他66岁,父亲88岁,他也不干活了,全职照料丈夫,常给她做秋葵猪肉面吃,晚上,给她洗澡,下午,给她洗澡,晚上,和她锻练,父亲每走20步,得歇10秒,四肢不便的二舅刚好赶上落下女儿的那3米。两位奶奶就如此默契地走走停停。

    up主@衣戈推测说,假如不是当初大夫误诊,二舅可能早已考上学院,成了工程师,享受着单位分房与退职金,颐养天年。

    短片发布仅三天,播放量已超1600万,相关词条屡上热搜。不少网友为独白背后的深情动容,但指责声也渐渐出现:一些网友觉得,在短片未发一言的二舅,其苦难早已过up主的“滤镜”加工,存在刻意升华

    “又苦又难,这有哪些可升华的?”7月26日,up主@衣戈推测对此在媒体群访中回应澎湃新闻称,自己非常厌恶把苦难升华,甚至在独白中有意嘲讽,重构它。

    【以下内容依照对衣戈推测的群访整理】

    “每一个字都是真实的”

    我没有团队,文案是我自己写的。我天生是一个注意力不集中的人,坐10分钟,忽然就想尿尿,坐10分钟,忽然想去逗逗我老婆,但写(二舅)这些东西你就根本停不出来,两下午就写完了。

    好多人评价文案有一种冷静的诙谐感,我认为一方面可能比较克制,初小学时看汪曾祺留出来的,尽可能说人话,不拼凑措词;有点诙谐的地方,受王小波和王朔的影响比较大。

    酝酿差不多有七八年了,仍然想抒发一下。有了儿子以后仍然没有时间回村,借着再回到村里的机会,就做了一下。

   


    我回老家以后大部分时间在带小孩,是抽时间跟老婆一起用手机拍摄的(二舅),画面十分的不完整,并且会有各类各样的晃动。

    (但)这视频的内容不光每一个字都是真实的,但是我还删改了一些听起来更具有传奇性色调的东西,由于不想搞得过分一惊一乍了。稿子最早写的时侯是4800多字,后来删了1000多字。

    删除的内容里,有一个是十几年前,舅舅有哮喘,忽然有三天,头痛得在床上打滚,二舅就给她找了点止疼药,推拿了几个月就好了。这件事情是我妈跟我讲的,我又问了大姨二舅治愈了多少人,问了邻居家的婶子和我奶奶,他们都说是真的,但我认为这件事情未免也过分匪夷所思了,所以我都没有写。

    还有一个听起来实在是过分残酷,我也删了——我爸爸在一岁多的时侯从老房屋里面掉出来,七八米高,当场就摔昏了,呼吸就十分的微弱,眼睁不开了。村上面好多人都来了,来了以后就说这小孩百分百是活不了了,老习俗就是说夭亡的儿子不能安葬,要扔到山旁边的沟里去,听说是为了小孩之后更好地投胎转世。之后爷爷和父亲竟然同意了这件事情。二舅当时是上初二,他回去以后,看到我妈躺在床上,他就抱着我妈嗷呜哭,之后他就把家上面晒干的玉米嚼烂,一口一口塞到我妈嘴巴。差不多过了三天的时间,我妈就醒过来了,也没去诊所,由于实在是太远了。

    完全没有一丁点想到它会火。曾经做的视频都有1000多万播放量的,预估是这个视频只有10-15万的播放量,有可能就会掉一些粉。

    结果没想到播放量还比较高,“站着还把钱挣了”。做这个让我收获最大的是,我有点认可自己了,觉得自己有一点点酷。

    如今想,好多的“90后”和“80后”都在背井离乡,在大城市上面工作,其中可能有相当一部份是从小在农村成长上去的,跟乡土的中国还是有很深的一个联接。

    她们可能和我一样,印象当中的故乡永远是冬天,由于只有春节的时侯才会回一次家,之后每次回去的时侯可能感叹的只有奶奶变老了,农村确实是显得越来越新了,有可能是这个东西击中了她们。

    十七八岁的那些中学生二舅治愈了多少人,她们把二舅的这些东西投射到了自己中考复读、考研失败,投射到了自己的外貌、身材恐惧上,这个我是没想到的。

    “最想抒发庄敬自强”

    我想做这个视频的缘由,就是我自己想做,我从来没想着来教育社会、教育大众,我也没想着拿这个东西来教育我的中学生。

    我非常厌恶把苦难升华这件事,苦难有哪些可升华的,苦难就是又苦又难。我不光不想升华它,我还在有意地去嘲讽、解构它,用各类破梗、各种小玩意,我就怕一个劲唠叨,到最后让你们心情十分伤心,哭泪沾襟的。

    视频里我最想抒发的4个字就是庄敬自强。这辈子我只见二舅哭过一次,是喝了大酒然后想起来自己这一辈子确实过得有点苦,之后和他的四个父子抱在一块,嚎啕抽泣。哭完了以后又过了一二六年,他就再也没有哭过,大部份时侯他都自顾自的,乐呵呵的,这些庄敬自强我是很钦佩的,由于我做不到。

    近来一五年我开始兼职做自媒体。在创作的时侯,例如有六处古籍资料提到了同一件事情,但有六个不同的说法,得去考证,所以我可能10-15天才能写下来一个稿子,百分之八九十的时间都在疯狂查资料。

    我总是会被莫名其妙的点吸引住,所以我有时侯会做自然科普,有时侯会做社会类的,有时侯会做恶搞类的,甚至做鬼畜类的、历史类的东西。仍然以来你们都不晓得我是那个区的up主。

   


    我当历史老师的时侯,时常自己抒发欲比较奔涌澎湃的时侯会发一发视频。后来从上一个单位辞职了,可能发的频度就稍高了一点。数据还算是看得过去,能维持一家人的生活,但没有曾经在单位的时侯薪资高。

    (制做的视频)恐怕80%都是很矫饰的,一方面可能确实我自己比较感兴趣,但另一方面我会想像什么选题角度比较好,可能给我带来的流量利润比较大。所以才会做诸如说宦官阉割手册、山东人何德何能拥有湖南台、男人为何没羞没臊地长着乳房,以及穿越了去拜访光绪臣子,他会跟我聊哪些等。

    我做自媒体以来始终比较倔犟,在数据和保持自我之间尽量做一个平衡,一味追求数据就不够酷了,你一味自己酷,数据就不够了。

    我也还没有达到那个完全不在意流量的程度。视频做完了以后,开始标题就叫我的二舅,然而最后那一刻我又有点动摇了,流量恐惧又上去了,所以把标题改成了如今这样。

    原先的视频你们还是抱着猎奇的心理点进来看的,而这个视频,好多人发了很长的文字在分享自己的生活,我看见很感动,内心甚至有一点焦躁。

    “我的精神窝里斗”

    我从小到大就历史学得比较好一点。学院结业以后我就来上海了,常年兼任中学的历史老师。把无趣的事情讲得有趣一点,于我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我仍然教高二,老跟18岁的中学生在一块,自己也会显得比较年青。当了10年老师以后,早已养成了这些思维,就是在讲任何一件事情的时侯,脑袋上面永远想的是对方(中学生)在想哪些,这对我做自媒体可能也有一点点帮助。

    单位遭到了“双减”政策的影响,并且我没有遭到影响,由于我当然还做得很好的。我总是做一件事情,久了以后会想再尝试一点别的,但是我刚才渡过30岁的生日,就一下子觉得自己而立之年应当立上去了,一时冲动就辞职了。

    我如今算是半全职做视频,由于我半年前刚从上一个单位辞职,如今处于一个还没有想好做哪些的状态,时常做个视频,主要带小孩。

    我的精神窝里斗挺严重的,常常会瞻前顾后,会有好多的遗憾,甚至有时会有一些特别消极的心态。当前精神窝里斗就是我生活在上海那么大的一个城市,我仍然在平衡,是稍稍偏向这边一点,还是稍为偏向那边一点,迟疑不决。

    我从小就仍然在思索这人活着究竟是为了哪些。在不同的人生阶段,我对自己的要求是不一样的。例如说我当初给自己定了一个标准,死之前必须得挣够1000万,或则我起码要让中国50千人晓得我的名子,这不就是名和利吗?或则说我死之前一定要创立一家公司,后来渐渐的,也是从二舅头上,我找到了现阶段评价人生终点的一个标准——就是细腻。

    出人头地和过好自己生活之间的平衡,我只是现今找到了。我在二舅那儿几天,感遭到了那个力量,到如今还没消退,但过一段时间,离二舅屋内远了,离他心理距离也远了,这个视频也过去了,没有了那个感染的力量,我会不会又倔犟上去了?我不确定。

    曾经的人日子过得比较的穷,可是她们都生活在农村,有人情社会。而昨天的年青人有一部份苦是老一辈的人没有吃过的——他到一个大城市飘泊,经历各类各样的人情冷暖,有这些深深的乡愁。

    有一段时间我认为自己太浮躁轻敌,都会在手机上做一个墙纸,里面写上,“日拱一卒,不期速成”。有时侯做一些事情没想好,做完了以后又懊悔、又想舍弃,才会写一句“谋后而定,行且坚忍”。

   


    爆火以后,“完全不想趁热打铁”

    二舅这个视频爆火了以后,我是完全不会趁热打铁。

    要不是我看见了好多人仍然在说这件事情不回复很不礼貌,原本我连那条微博动态都不想发。花未开全月未圆,你们都安安静静地生活不好吗?

    实事求是来讲,我认为这个故事可能撑不起一个90分钟时长的影片,由于影片上面惯常的冲突和矛盾,它不够多,不够密集,所以也有几个导演还有一个编剧在跟我聊,而且我对这件事不是很热心。

    我曾经看过广东的衣服哥和披萨哥,尤其是寿司哥从全网爆火,之后她们村整个乡镇被围堵得水泄不通,没一个月的时间所有人都走了,一地鸡毛。所以我不想让任何人找到二舅,就希望他安安静静的。

    假如有人说要再给二舅拍个纪录片,专业的摄像团队带五六七八个人浩浩荡荡地杀进村庄里,你们不都晓得二舅住哪了吗?我对这个东西还是十分害怕的。我认为二舅没有应对媒体的能力,忽然被推到聚光灯下,他会惊惶失措,他不是一个喜欢侃侃而谈的人,这会让他显得不自在。

    我拍这个,二舅最开始拒绝,由于他认为自己不值得拍。后来我说有可能对我的一些中学生起到激励的作用,他就同意了。

    但他有两个地方是反对的,第一个视频上面,我说他做了木棍,给人算卦这件事情,其实它是免费的,随意给人算算,但他认为这是在社会上倡导搞封建迷信,他比较介意这件事情,后来跟他说了很长一段时间他才同意。

    他最介意的还是他跟未婚女性的那一段,虽然在我这些年青人来看,没有认为是一件多么不堪的恶行,而且二舅从来没有说过这件事,但似乎整个乡村的中年人和老年人全都晓得。

    我也以前想要不要不放这一段,倒不是流量的考虑,由于我不放这一段的话,似乎把二舅打造成不仅身体不便捷之外的一个完人。我认为这个不真实。

    我给他看的成片是一个阉割版,把那一段给切掉了,由于二舅平常从来也不上网,也不晓得b站是哪些。

    而且我当然还是有点发懵的,后来我跟我老婆给他打了好几次电话,就告诉他视频很火,他都听不懂,他就呀呀呀的,当然我也说不明白他究竟说了啥。

    我的意思是无论激励最后是多少钱,给二舅3000块钱,就说是这个视频挣的,但我老婆说,根据她对二舅的了解,他绝对不会要的。

    我就撒了个谎,说有些平台每年还会发一些见义勇为奖、自强不息奖、身残志坚奖,结果人家推选了你,奖励3000块钱,之后人家怕我们吞掉了,必须得把你的建行卡号发过来,他一听就接受了。

    我妈今天(7月25日)一遍一遍地看这视频,看了几十遍,哭得稀里哗啦的,她原本是一个很直率的人,背着我,把自己关在屋上面哭了许久。大姨、其他的弟弟、宁宁看了也哭。她们可能有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竟然可以从屏幕上见到自己身边的人,并且还是一个对自己如此好的人,一下子就有一点闪避。

   


    “普通人”二舅

    二舅孙姓,小时候他所有的时间都在干活,我没感觉他厉害,就认为普通,由于离他太近了。

    我来上海工作了10年,又由于儿子、疫情,连续3年没回去。回去以后忽然间觉得不一样了。很长一段时间远远离开他,对比城里生活、在职场当中遇见的一些人,感叹比较多。

    不仅上海,二舅去过的最远的地方是我们城区,是一位大姨丈夫家买了个婚床,并且坏了,二舅带着全套工具,先坐面包车到镇上,镇上转货车到市区,转货车到市里,去修完了。

    三舅家女儿离婚,聘礼高得三舅付不起,二舅都会先找他人还钱,再卖给三舅,所以他情感的抒发十分简单:奶奶须要哪些,儿子须要哪些,兄弟姊妹须要哪些,大家跟我说,我去想办法。我爱你、拥抱这些东西,离他太远了。

    二舅所有的钱,都给宁宁买了房,他没有钱在外县再买一个,(但)他肯定不能住宁宁家。

    我跟我老婆商量过,市区房屋很实惠,过三年俺们凑钱多了,给咱二舅买一个。我此次回来跟他说过这事,他完全不乐意去。他这辈子从来没有坐过便器。他骑四轮摩托车,从来没有红绿灯意识,我训过他一回,他也不以为意。他在山间无拘无束惯了,他如今六七十岁,爷爷八九十岁了,让他重新适应城里的生活,可能极其困难。

    他平常所有时间都在干活,如今是所有的时间都在照料爷爷。假如闲出来,现今也有智能手机了,他就刷视频。我特意刷过他抖音、快手的视频,上面90%的东西都是修理的,各类掏下水管线的,修剪子的。他可能好多修理知识都是后来从那学的。

    他的认知不仅局限就是局限。他对历史、经济、政治,一无所知。惟一晓得的东西,就是好好地生活,认真地活着。

    有三天夜里,我喝了得有10瓶饮料,我恐怕他也喝了八九瓶,总之是有一点多。我就一次又一次地问这个问题,总觉得人喝多了以后内心会显得脆弱一点,可能不会这么设防。我问来问去,到最后,总之我自己是相信他确实没有这么多的恨,甚至可能在他年青的时侯,他都没有往这个方面想。在他刚出这件事情的时侯,他也不晓得,总之他想的,不是认为自己的命不好,这件事情让他给看开了。

    他如今跟那种(害了他的)大夫,我看着关系还是很好的,隔个10天半个月就能碰上一次,跟遇见其他的居民没哪些区别。

    二舅有没有由于身体缘由受到歧视?虽然二舅还挺受人尊重。一个话没这么碎,一个(他是)干活非常卖力的一个人,很难有人会看不起他,甚至我妈跟我说过,村上面所谓的大人物,在市区买了好几套房屋,回村也会请二舅吃(饭)的。

    二舅由于身体缘由无法种粮,并且历时三四六年的时间,他家上面永远布满了米和菜,就是由于人家谁东西坏了,往你家上面一扔,人家转头就走了,之后等人家想上去再拿的时侯就早已给人修好了。等过几天人家山上哪些水果、粮食熟了,去地里干活,路过二舅家的时侯就往家旁边扔一点,所以二舅家菜米面有的是。

    他如今根本就没有花钱的地方,但是他如今老了,没有哪些病,他的手仍然抖,那是家族的遗传病,也治不好。所以如今他生活还算很好的。

    二舅不会修的,只有笔记本、智能手机和车辆这三类,好多人说我在吹牛,说二舅会修光刻机吗?但我说的是这个村庄里一切有的东西,村庄里没有光刻机。

   


    他有一个口头禅:这东西还用学吗?

    他骑四轮车时,从十分窄小的一个巷子过来,离(巷子)遇到车箱就只有3分米(时),他“蹭”一下就转过来。假如你把手放在车挡板上,他会从后视镜上看见你的手臂,他都会偏5分米绕开来,为你手臂再留下2分米。

    所以我慨叹,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么聪明的人。

    “糙是一件很酷的事”

    我们这个村庄有四类人,(大概)80%是留守奶奶,村里奶奶没有退职一说。不论多大,只要能够从床上爬出来,还迈得动腿,一定都会种着地,只不过是种(地)多和少,有能耐的种两亩,没有能耐的种三分,种个小菜园子。种完地,惟一的娱乐活动就是聊天;10%是留守儿童。大部份女儿被妈妈接到市区去了,只有极少一部份留在农村;剩下某些的青壮年,在外省打工的时侯重伤了,有的甚至早已失去劳动能力,腰彻底废了,或则腿断了,无法在外边打工,就回村养着了;还有一个就是树先生。

    曾经村庄里还非常热衷于搞文艺晚会,双簧、跳舞。而且年青人全都走了,村上面几个文艺骨干,例如我老姑父,所有的事情都他张罗,你们一块出钱买道具,每一个家庭出一个节目。并且老舅妈如今也不行了,走不动了,好几位文艺骨干也都早已去世了,冷清了好多。

    这几年环保,退耕还林做得挺好,今年野猪一下就回去了。打它是违规的,所以村里的老头每晚白天值勤,我去(老家)那几天,我爸爸也值了三天班,拿着锣、鞭炮敲。

    虽然每位村都有一个树先生,你们都在怜悯树先生。说得残酷一点,树先生没有哪些值得怜悯,由于他全然不知,自己十分开心,真正不容易的是他的妈妈,真的是很苦很苦,苦得要死。

    (他的父亲)如今六七十岁了,想办法养活自己,再想办法养活他,之后还要想尽一切办法想着自己死了以后女儿应当怎样办;儿子闯了祸、打了人还得出去赔罪认错。但他本人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所以说他是全村第一快乐的人。

    宁宁的话,念书时学习成绩通常,后来上了一个大专中学,学了一门技术,开始打工,离婚后又有了两个儿子,如今全职在家带小孩。

    她十分孝敬,但是她不光孝敬我二舅一个人,她还特别孝敬我的大姨。

    她离婚的时侯是从大姨家出的阁(嫁出去的),但是她喊我二舅爷爷,也喊我大姐夫妈妈。

    由于最开始她被人抛弃了,二舅把她接过来以后,长时间又把她寄养在了大姨家里,相当于二舅也把她抛弃了,所以才说她被这个世界抛弃了两次。但虽然父亲不陪她的所有时间都在赚钱,挣的所有的钱这十几年以后都给她买车子,我认为她的内心可能也有一个很大的转变。

    我从小生活在农村,一二六年最大的体会就是老一辈特别的糙,尤其是女人,致使她们跟我们这一代人去交流的时侯,可能会形成极其多的代沟。

    并且当你作为一个年青人,真正遇见事儿的时侯,你就会才能理解为何当初在这么一个不容易的时代,她们才能养活四五个小孩,还都能养活得那么好。

    尤其你如今面对一些困难,在她们看来,这算哪些,她们一下子就站下来了。所以我认为她们这些糙是一件挺好很酷的事情。

    更多资讯,请关注0771,广西门户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