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社区导航   互动南宁   国际新闻  ECO氪体新:新著作权法修改对索赔金额的影响有多少? ...
查看: 4031|回复: 0

ECO氪体新:新著作权法修改对索赔金额的影响有多少?

[复制链接]

6

主题

14

帖子

4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3
发表于 8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ECO氪体新:新著作权法修改对索赔金额的影响有多少?

    4.06万元人民币,是中国体育版权侵权案件历史上索赔金额最大的一笔。在天价赔付金额背后,本文将尝试剖析你们所关心的如下问题:新专著权法更改对索赔金额的影响有多少?索赔金额和法庭最终支持的赔付金额差别会有多大?这种案件的可能的迈向是哪些?

    「体育法码」是ECO氪体新推出的体育法律专栏。该专栏将专注于体育领域的法律问题研究,如体育比赛与赞助、体育劳动纠纷与知识产权等。欢迎关注!

    ▂

    文/马维斌

    广州市两高律师事务所律师

    法学与经济学双学士、英国拉夫堡学院体育管理硕士

   


    上海市中级人民法庭近日开具的一纸刑事判决书,引起了空前热议。判决书显示:

    中篮联(上海)体育有限公司(以下简称CBA公司)以哔哩哔哩(以下称B站)未经许可通过信息网路以点播的方式向公众提供2019-2020赛季CBA比赛比赛视频为由,主张B站侵犯了CBA公司比赛作品的信息网路传播权。又因B站曾是CBA比赛中广州足球队的冠名商,也曾在2017-2019两个赛季与CBA公司签订《CBA比赛赛事视频授权合同》,对B站2019-2020比赛视频进行盗播的行为,主张其构成具有竞争法意义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依据判决书信息,CBA公司于2021年9月状告至广州知识产权法庭,索赔数额达到了4.06万元人民币。后B站方因管辖问题,原告至南京市中级人民法庭,上海市中级人民法庭于2022年7月15日做出驳回原告的判决书,本案依然由上海知识产权法庭进行管辖。

    4.06亿的索赔金额,是怎样估算的?

    在风波发生以后,你们对于B站的维权时间提出了自己的困惑:明明B站未经授权,向公众大规模提供比赛视频点播服务的比赛内容是2019—2020CBA赛季的,但为什么CBA公司要等到2021年9月份才控告?

    在解决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来关注一个数字——4.06亿,也就是CBA公司这次原告的索赔金额。

    毫无疑惑,这个数字是中国体育比赛版权侵权案件中索赔金额最大的一笔,为什么这次版权侵权的索赔金才能创纪录?虽然与我国《著作权法》的修订和施行有着密切的关联。

   


    常年以来,我国的体育比赛版权侵权案件常常是借助《著作权法》与《反不正当竞争法》的法条规定进行裁定,原《体育法》一直欠缺针对体育比赛版权侵权的细节措施和惩罚制度,也意味着被侵权者很难引述《体育法》的相关规定来维护自身利益、谋求经济方面的赔付。2021年6月1日新修订的《著作权法》正式实施,新《著作权法》相较于旧《著作权法》在版权侵权的惩罚力度上有了特别显著的提升。

    旧《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规定:

    「侵犯专著权或则与专著权有关的权力的,侵权人应该根据权力人的实际损失给与赔付;实际损失无法估算的,可以根据侵权人的违规所得给与赔付。赔付数额还应该包括权力人为阻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支出。权力人的实际损失或则侵权人的违规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庭依据侵权行为的情节,裁定给与五十亿元以下的赔付。」

    上述条文不光要求被侵权人要承当较高的举证责任,规定了权力人的实际损失或则侵权人的违规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庭依据侵权行为的情节,裁定给与五十亿元以下的赔付标准,但是未明晰最低赔付数额。由此,《著作权法》实施前的侵权赔付数额常常难以达到被侵权人的预期。

    相比于旧《著作权法》,2021年6月1日生效实施的新《著作权法》第五十四条,对于侵权赔付标准做出了新的规定:

    「侵犯专著权或则与专著权有关的权力的,侵权人应该根据权力人因而遭到的实际损失或则侵权人的违规所得给与赔付;权力人的实际损失或则侵权人的违规所得无法估算的,可以参照该权力使用费给与赔付。对故意侵害专著权或则与专著权有关的权力,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根据上述方式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给与赔付。权力人的实际损失、侵权人的违规所得、权利使用费无法估算的,由人民法庭依据侵权行为的情节,裁定给与五百元以上五百亿元以下的赔付。赔付数额还应该包括权力人为阻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支出。」

    由此可见,修订前的《著作权法》在权力人难以承当举证责任的前提下,对侵权行为规定的赔付标准较低,相较于目前体育市场上动辄大几十亿,甚至上百万元的版权售价,这样的赔付金额对于版权方来讲无异于杯水车薪。

   


    而新修订的《著作权法》,除了将酌定赔付金额从旧《著作权法》规定的50亿元提升到500亿元,并且还突出了对恶意侵权的惩罚性赔付,也就是侵权人恶意播放别人持权的视听作品情节严重的,法官可以在权力人的实际损失、或侵权人的侵权人违规所得、或权力使用费确定的数额基础上再加判1到5倍赔付。

    就本案而言,CBA公司就主张了惩罚性赔付。刑事判决书显示:

    B站中存在281个2019-2020赛季CBA比赛和全名星假期的全场赛事视频,以及起码416个该赛季的比赛节目集锦视频。中篮联公司以普通许可形式授权第三方播放2019-2020赛季CBA比赛比赛节目(包括476场赛事场次及1场全名星假期赛)的视频版权使用费为1.7万元,折合每场赛事许可费为35.639413亿元。

    针对专著权侵权行为,中篮联公司主张根据权力使用费估算损害赔付基数金额,同时要求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专著权法》(以下简称专著权法)惩罚性赔付,赔付支出为赔付基数的3倍。

    具体估算方法为:281个涉案CBA视频对应166场CBA比赛赛事及1场全名星周日联赛,总计167场球赛;416个该赛季比赛节目集锦视频总计时长2577分钟44秒,时长折合54场CBA比赛赛事;以上共221场赛事对应权力使用费为7876.310273亿元。

    二被告直接故意施行侵权行为,其侵权行为持续时间长、地域范围广,且仍然持续到新专著权法2021年6月1日实施后,严重侵犯中篮联公司权力,故应该适用惩罚性赔付的规定。根据2倍适用惩罚性赔付,赔付支出为23628.930819亿元(编者注:约为2.36万元)。针对不正当竞争行为,中篮联公司主张其损失应参照该赛季的整体商业合作转播权费用估算,即1.7万元。

    综上,中篮联公司恳求赔付的总金额为406289308.19元(编者注:约为4.06万元)。

   


    超4亿天价索赔案,最终会迈向几何?

    在风波不断发酵的过程中,我们看见你们在发问:「索赔4亿,究竟能获赔多少呢?」

    换句话说,索赔金额和法庭最终支持的赔付金额,最终差别会有多大?

    在翻阅了南京市法院近来几个月,所有以不正当竞争为由或则专著权侵权为由的裁定书以后,笔者发觉,最终法庭支持的赔付金额,大多都没有超过上诉诉讼恳求数额的非常之一。

    其实,每位案件还需看双方举证、法院对于事实的认定和法律的适用具体剖析。就本案而言,B站之所以原告至杭州市中级人民法庭恳求法院对本案进行管辖,就是由于案件的争议焦点可能涉及到体育比赛讯号和节目的可版权性、版权客体定性、被诉视频的侵权定性、平台责任划分、反不正当竞争法与专著权法适用的关系、体育比赛点播的损害赔付估算等,案情复杂、标的额高、对体育比赛类信息网路传播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件有普遍的法律适用指导意义。

    CBA公司控告能够取得诉请数额的赔付?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首先要明白一点:任何一家营利性企业行为最终的目的,必然是降低商业收入。

    这么,这儿的商业收入绝不只是我们才能一眼看见的天价赔付,能够取得对应数额的赔付也取决于双方的举证能力、法院对于案件事实的具体认定和法律的严格适用。在笔者看来,比起天价赔付,未来B站与CBA公司之间的视频内容上的合作机会,毕竟在商业价值方面具有更大的想像空间,也更为实际。

   


    B站拥有大量的年青用户,但是用户的APP黏性较强,在B站,大量被剪辑成集锦的CBA比赛视频遭到很大一部份用户的追捧,双方完全可以就CBA比赛的内容在二次创作和推广方面展开合作。

    为此,CBA公司这次天价索赔案件,不仅还能导致行业人士对于体育比赛版权保护的关注,也可以将这次与B站的法律纠纷作为与B站进行商业磋商的筹码,借助诉讼不确定性,使得B站谨慎权衡优劣。某种程度上,CBA公司极有可能通过诉讼,将B站逼上合作的磋商桌。例这么前闹得沸沸扬扬的YouTube和日本GEMA之间历时三年的法律纠纷,就以签署新的授权合同而告终。

    事实上,牵手合作做视频内容,其实早已成为了市场趋势。

    7月19日,爱奇艺和抖音宣布达成合作,双方将围绕长视频内容的二次创作与推广等方面展开探求,爱奇艺将向抖音集团授权其内容资产中拥有信息网路传播权及转授权的长视频内容,用于短视频创作。未来,抖音集队旗下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等平台用户都可以对那些作品进行二次创作。双方对解说、混剪等短视频二创形态做了具体约定索赔4.06亿!cba公司诉哔哩哔哩盗用赛事版权,将共同促进长视频内容知识产权的规范使用。

    这笔合作的利空是多面的。一方面,抖音可以利用爱奇艺授权的版权作品,为创作者提供更大的创作空间与灵感,赋于长视频更多价值索赔4.06亿!cba公司诉哔哩哔哩盗用赛事版权,让更多人看见爱奇艺的优秀影视作品;另一方面,双方的合作也将加快影视内容知识产权使用的规范化、实现长短视频平台的共赢,对长短视频创作者和消费者都有重要意义。

    为此,怎样将未来合作所形成的可期盼利益最大化,其实才是CBA向B站索赔4个亿的最终目的,也是最优解。授权「二创」,做大中国体育产业的面包,筹谋共赢才是最好的出路。

    编辑/殷豪男

    更多资讯,请关注0771,广西门户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