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社区导航   互动南宁   国内新闻  CBA版权侵权案索赔4.06亿中国体育版权史上最大亿元 ...
查看: 5918|回复: 0

CBA版权侵权案索赔4.06亿中国体育版权史上最大亿元

[复制链接]

5

主题

5

帖子

2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5
发表于 8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BA版权侵权案索赔4.06亿中国体育版权史上最大亿元

    封面新闻记者燕磊实习生王婧怡

    日前,杭州市中级人民法庭公布了一则判决书。该判决书显示,因哔哩哔哩(B站)未经授权便大规模向公众提供CBA职业比赛2019-2020赛季比赛视频的点播服务,侵害中篮联公司对涉案比赛节目享有的信息网路传播权。

    对此,中篮联体育有限公司(CBA公司)控告至广州市知识产权法庭,向哔哩哔哩的经营者北京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宽娱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索赔4.06万元。

   


    4.06万元!中国体育版权史上最大索赔金额

   


    CBA公司这次索赔4.06万元,是中国体育版权侵权案件中索赔金额最大的一笔,创造了我国体育版权侵权案的历史。

    依据《民事判决书》显示,B站一共被取证到281个涉案CBA视频,涉及167场CBA联赛,以及416个该赛季比赛节目集锦视频,时长折合54场CBA比赛赛事;以上合计221场联赛。

    而CBA公司当赛季转让给咪咕等三家新媒体的比赛版权价钱为每家1.7万元,折合每场赛事的版权使用许可费约为35亿元。为此,哔哩哔哩涉案的221场联赛,对应权力使用费达7800亿元。

    按照2021年新修订《著作权法》中规定的惩罚性赔付机制,“侵权人恶意播放别人有权力的视听作品的索赔4.06亿!cba公司诉哔哩哔哩盗用赛事版权,可以在权力人的实际损失、侵权人的违规所得、许可使用费这三种估算方法的基础上再加判1到5倍给与赔付”。所以,CBA公司主张适用惩罚性赔付,而主张的赔付额为赔付基数的3倍,即2.36万元。

    据悉,CBA公司觉得,B站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其导致的竞争利益的损失,区别于专著权利益损失,因而,按照《反不正当竞争法》,主张其损失应参照该赛季的整体商业合作转播权费用估算,即1.7万元。

   


    同时,因为B站的侵权行为持续时间长、地域范围广、涉及场次规模大,CBA公司为调查和公证侵权行为所耗费的取证成本颇高,再加之控告成本,共为57亿元。

    综上合计,CBA公司主张赔付的总金额高达4.06万元。

   


    相关视频已下架,“二次创作”成短视频平台“双刃剑”

    事实上,这并不是B站第一次深陷版权纠纷之中。自2018年上市以来,B站收到的版权纠纷相关控告的数目迅速降低,多家视频平台都是上诉席上的常客。

   


    B站多次版权争议,几乎都是因PUGC内容而起,即用户的“二次创作”。“二次创作”包括通过解说、配音、音轨、剪辑等手段对原素材进行的重新包装。

    重庆蓉城律师事务所凡俊俊律师在接受封面新闻专访时表示,短视频平台上“二次创作”行为是否构成侵权的实质,就是判定这些行为能够认定为新《著作权法》中规定的“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则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别人早已发表的作品”的情形。

    “因为目前这个规定中‘适当引用’的标准并不明晰,所以判定‘二次创作’是否构成侵权须要综合考虑许多诱因,在判断上较为复杂。”

    虽然B站核心的PUGV内容仍然处于版权争议的风口浪尖,但这确实是其难以难舍的“流量密码”。去年6月,B站公布的2022年一季度财报显示,其月均活跃用户接近3亿,月均投稿量达1260万,环比下降44%。

    而这次与CBA公司的侵权争议,就有不少内容是来自B站用户的“二次创作”视频。

   


    记者在B站检索发觉,CBA职业比赛2019-2020赛季比赛完整视频早已全部下架。目前相关的视频类型以歌迷通过剪辑,二次创作的赛事“名场面”或“燃向视频”为主,播放量较高的为B站拥有转播权的两个赛季CBA联赛录播,而其余赛季的联赛视频,均为删掉画面的纯解说视频。

    可见,目前B站虽对赛事视频采取了一些规避举措,但用户“二次创作”的内容仍然是主流与核心。

    目前,B站方面还未对这次涉CBA的侵权控告做出任何回应。

    律师:裁定结果将对同类型案件裁判具有指导意义

    在谈及本案的争议焦点时,凡俊俊表示,司法实务中对于体育比赛讯号和节目的可版权性、版权客体定性等素有争议,因而造成你们对于能够通过《著作权法》对体育比赛节目进行保护存在争议,这也是本案的重要争议焦点之一。

   


    常年以来,《著作权法》秉持的是损失填平规则,即权力人只能主张其因侵权人的侵权行为所遭遇的损失,使其权益恢复至未被侵犯的状态。

    因而该规定对于侵权人来讲,最多就是向权力人赔付其本应开支的许可使用费。并且考虑到知识产权类案件取证的困难程度,大多数案件中权力人的损失都未能得到全面的补偿,侵权人实际上一直处于“稳赚不赔”的局面。

    而2021年新修订的《著作权法》不仅酌定了赔付金额,从原先规定的50亿元上限一举提升到500亿元,还突出了对恶意侵权的惩罚性赔付机制。这次CBA公司就主张了惩罚性赔付,赔付支出为赔付基数的3倍。

    “惩罚性赔付制度的引入,一方面会调动权力人的维权积极性,另一方面无疑会成为侵权人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将对潜在的侵权人产生有力的威慑”,凡俊俊说。

    而对于该案件的未来迈向,凡俊俊表示:“就《民事判决书》披露的事实来看,B站及上传相关侵权视频的UP主应当会认定存在侵权,但CBA主张的侵权损失才能支持多少,还有待法庭结合双方的举证等诱因给以认定。”

    “同时,CBA主张B站侵权行为持续时间长,这么CBA发觉该侵权行为后,是否及时通知B站下架侵权视频将影响到最终结果,若CBA未及时通知,则其对于侵权损失的扩大就存在过失,B站的侵权责任就应该相应减少。”

    该案因4.06亿的巨额索赔费用索赔4.06亿!cba公司诉哔哩哔哩盗用赛事版权,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对此凡俊俊觉得,“该案作为新《著作权法》实施后出现的体育比赛类信息网路传播权侵权及不正当竞争案件,除了对于素有争议的体育比赛讯号和节目的可版权性、版权客体定性等疑难问题有涉及,还涉及到新《著作权法》下惩罚性赔付的具体适用问题,可以预见,该案裁定结果将对同类型案件的裁判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更多资讯,请关注0771,广西门户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