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社区导航   互动南宁   国际新闻  CBAB站大规模向公众提供赛事点播属于侵权行为,索赔4062 ...
查看: 7258|回复: 0

CBAB站大规模向公众提供赛事点播属于侵权行为,索赔4062

[复制链接]

9

主题

19

帖子

6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1
发表于 1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BAB站大规模向公众提供赛事点播属于侵权行为,索赔4062

    该判决书显示,因哔哩哔哩(bilibili,也称“B站”)未经授权便大规模向公众提供CBA比赛视频的点播服务,中篮联(上海)体育有限公司(简称“CBA公司”)控告至广州市知识产权法庭,向哔哩哔哩的经营者北京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宽娱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索赔406289308.19元。

   


   


    此外,2019-2020赛季,CBA授权的新媒体比赛版权合作伙伴共有三家,分别是咪咕、腾讯、优酷,B站并不在其中。因而CBA公司觉得B站大规模向公众提供比赛点播属于侵权行为。CBA公司觉得B站曾作为天津女排的赞助商,也曾在2017-2018和2018-2019赛季同CBA公司签订《CBA比赛赛事视频授权合同》,十分清楚未经授权向公众提供CBA点播视频属于侵权行为,属于主观故意侵权。

    体育比赛盗播

    门槛低、收益大、维权难

    因为法律定义模糊,此前,体育比赛网路直播版权保护难度很大。2021年6月1日起实行的新专著权法将直播、短视频等视听作品也列入法律保护范畴,明显加强了相关权力法律保护力度,但整治网路盗播仍非易事。

    据第三方调查机构数据索赔4.06亿!cba公司诉哔哩哔哩盗用赛事版权,2020年中国体育大赛演出活动规模约为318.4万元,体育直播用户规模为1.38亿人,且均在持续下降。多名专家表示,盗播从中获得的巨大利益堪称“肉眼可见”。如参考海外数据,依据一份行业研究报告,盗播给曼城俱乐部每场赛事起码带来高达100万美元的损失,曼联官方觉得盗播一年导致损失超4亿澳元。

    据悉,公众版权保护意识仍有待进一步增强。目前,不仅音乐、电视剧和书籍,好多人并不晓得体育直播也有版权。“我们都是点开就看,根本也没有想过那个平台是版权方。”不少网友表示,虽然一些侵权网路平台存在画面模糊、直播讯号差等问题,但若果版权方提供的直播须要付费,她们便会更倾向于寻求免费资源。

   


    首次引入惩罚性赔付

    急剧提高体育侵权违规成本

    尽管CBA最终能够如愿获得索赔的4.06万元仍旧须要经历一个较长的审理过程。2021年新修订的《著作权法》提出的惩罚性赔付(在权力人的实际损失、侵权人的违规所得、许可使用费这三种估算方法的基础上再加判1到5倍给与赔付)索赔4.06亿!cba公司诉哔哩哔哩盗用赛事版权,给各种体育比赛版权侵权行为更多的威慑力,最至少可以让它们在侵权之前必须斟酌和评估一下优劣得失。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因为我国法律对体育比赛转播权的权力性质没有清晰确切的划分,所以,体育转播权在我国法律概念层面上属于事实上的真空状态,而这些真空状态无疑会让个别胆大妄为的平台勇于随意侵害体育比赛的转播权。

    按照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在《著作权法》修订前的2020年,涉及到颈部体育比赛的转播权侵权案件有四个。其中两个分别获赔50亿元,另外两个案例,分别获赔100亿元和150亿元。比赛版权分别涉及到世界杯、西甲、中超。

    后来,2021年《著作权法》得以系统修订。其中,新修订的《著作权法》引入“视听作品”的概念,对解决体育比赛直播、网络游戏直播、综艺节目、网络短视频的法律概念提供了重要参考。之前,不同法庭对于体育比赛版权属于过去《著作权法》意义上的类电作品还是录象制品有分歧,而本次修订引入视听作品则统一了认知。

   


    2021年修订的《著作权法》提出了惩罚性赔付条例,并获得广泛认可,相比之下,2022年6月新修订的《体育法》则仍流于原则性。针对广大体育比赛机构关心的体育版权侵权问题,新修订的《体育法》只在第四章竞技体育第52条规定:“在中国境内开展的体育比赛,其名称、徽记、旗帜及吉祥物等标志根据国家有关规定给以保护。未经体育比赛活动组织者等相关权力人许可,不得以营利为目的采集或则传播体育比赛活动现场图片、音视频等信息。”

   


    日报君精选

    等你来pick→

    更多资讯,请关注0771,广西门户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