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社区导航   互动南宁   国内新闻  郑州一业主,健康码变成红码业主维权被一个(图) ...
查看: 6534|回复: 0

郑州一业主,健康码变成红码业主维权被一个(图)

[复制链接]

8

主题

8

帖子

4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2
发表于 1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郑州一业主,健康码变成红码业主维权被一个(图)

   


    郑州部分停工楼盘业主也被赋红码
   

    齐鲁晚报06.1705:14
   

    6月12日下午,扫完美容院场所码的郑燕(化名)惊讶发现,自己的河南健康码变成了红码。很快郑女士得知,几名跟她一起参与过维权的业主,健康码也都在同一天变成红码。
    去年郑燕在郑州当地买了一套房子,但楼盘在去年年底停工。今年三四月,郑燕曾和多名业主一起到多个部门维权,事后他们曾多次接到官方询问是否为村镇银行储户。
    为何在没去过中高风险地区、核酸检测一直正常的情况下,忽然被赋红码?业主们至今没有得到一个说法。
    记者陈晨
    显示的是红码
    后台查到的却是绿码
    6月12日下午,美容院工作人员看到郑燕的红码后,赶紧拒绝她进门。
    离开美容院后,郑燕第一时间赶到小区做核酸。“我手机上显示红码,但核酸检测工作人员扫完之后说我的是绿码。”听到这个消息,郑燕以为可能是健康码系统出了问题,“毕竟我最近14天只在9日那天去过鹤壁市,其余时间都在郑州,这两个地方都是低风险地区”。
    6月14日,一个群友找到郑燕,说群中很多业主的健康码都变成了红码。
    郑燕告诉记者,去年4月,她全款买下了一套融创中原大观的房子,但去年11月楼盘停工,原本的交房日期是今年12月。停工时有一栋29层高的楼只盖到11层,其余的楼也只是刚刚封顶。今年三四月,她曾跟很多业主一起到当地房管局、银保监局及信访部门维权。
    得知不少业主都变成红码后,郑燕这才意识到,并不是健康码系统出现问题。她赶紧跑到居委会,想问问该怎么办。“居委会的人说,他们系统上查到我的是绿码。”郑燕在居委会工作人员的建议下,在“郑州发布”留言反映自己的情况,“14日下午我就接到电话,说我的码变回绿码了”。
    写下一份保证书
    红码终变回绿码
    同样在融创中原大观购房的周芳(化名)告诉记者,她也是在6月12日这天发现自己的健康码变成了红码。“我家里有人生病了,需要去医院照顾,可因为红码进不了医院。”周芳比较着急,多次拨打12320、12345以及大数据管理局等部门的电话,但都没得到说法和回应,“12320打不进去,12345只说跟进一下”。
    除了周芳本人,她的丈夫和孩子的健康码也都变成了红码。
    6月12日晚上,周芳在社区写下了一份保证书,“保证不是储户,不再参与上访”。周芳说,写完后的第二天,自己的健康码变成了绿码,但没多久又变成了红码。直到6月14日,周芳及家人的健康码才又变回了绿码。
    另有一名业主告诉记者,她14天内没离开过郑州,核酸检测也一直正常,但健康码也是在6月12日这天忽然变成了红码。通过豫康码上的“转码申诉”功能申请线上转码后,在6月14日这天变回了绿码。
    红码期间郑州业主被赋红码,她被要求居家隔离,丈夫和孩子暂时到宾馆居住,“当时我特别害怕,担心自己得了新冠”。这名业主和周芳一样,此前都曾到多个部门反映过所购楼盘停工问题。
    另据媒体报道郑州业主被赋红码,也有其他停工小区的业主反映,自己的健康码在6月12日这天出现了变成红码的问题。业主表示,曾到多个部门反映过问题,6月14日又变回了绿码。
    健康码咨询电话无人接听
    纪委监委称已转交卫健委
    郑燕告诉记者,健康码变成红码后,一些业主发现,他们都曾参与过维权,并都曾在维权后接到过官方电话,询问是否为村镇银行的储户。
    “我接到过3次派出所打来的电话,每次都是半夜,问我是不是储户,我明确表示过不是。”郑燕说。周芳也表示,她曾多次接到派出所的电话,自己明确表示不是储户。
    另一业主告诉记者,派出所民警也曾几次登门询问过她是不是储户。“我再三否认。”她说。
    郑燕说,她跟其他业主曾到当地银保监局递交过材料,在门口遇到过村镇银行储户来此维权,“我就进去了5分钟,递交完材料就出来了”。
    前几日多名河南村镇银行储户曾反映,健康码在6月11日前后变成了红码。很多外省储户的红码下显示,异常信息由河南省推送。但有储户表示,近14天内并没有去过河南。还有储户表示,健康码变红是从郑州火车站出站时发生的。
    郑燕发现,她的健康码显示为红码时,底下有“正在实施集中或居家隔离医学观察的入境人员(郑州市于2022-06-12推送,咨询电话: -12320)”字样。“我没有出去过,在变红码之前也没人联系过我,之后也没人要求我隔离。”郑燕觉得这一系列操作匪夷所思,“那两天我哪儿都不敢去,需要的生活用品都是让我的孩子出门买的。”
    就跟多名村镇银行储户的健康码忽然变红码一样,事发到现在,上述三名业主均表示,没有得到一个说法和解释。
    6月16日上午,记者拨打郑州市公共卫生客服电话 -12320,工作人员表示,“码的颜色是大数据后台来研判的。”随后该工作人员向记者提供了河南省健康码咨询电话,但记者多次拨打,均无人接听。
    6月16日晚间,河南省纪委监委工作人员表示,近日接到大量关于健康码“赋红码”的举报、投诉,已将相关线索转交河南省卫健委调查,河南省纪委监委暂未就此事单独启动调查。
   


   


    更多资讯,请关注0771,广西门户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