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社区导航   互动南宁   国内新闻  中国游泳运动员孙杨:震惊、愤怒,不能将承受巨大损失 ...
查看: 6078|回复: 0

中国游泳运动员孙杨:震惊、愤怒,不能将承受巨大损失

[复制链接]

5

主题

5

帖子

2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7
发表于 1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游泳运动员孙杨:震惊、愤怒,不能将承受巨大损失

   


   

    1月18日,在2020年国际泳联冠军游泳系列赛(北京站)男子200米自由泳决赛中,中国选手孙杨以1分45秒55的成绩获得冠军。 (图片来源:中新社)
    【欧洲时报网】北京时间2月28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通过官方网站发布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诉孙杨及国际泳联的听证会判决结果:孙杨败诉,即日起被禁赛8年,不过孙杨仍可以在30天内向瑞士联邦法院提出上诉。中国游泳运动员孙杨28日在微博发声表示感到震惊、愤怒,不能理解!并称已向瑞士联邦最高法院上诉。有评论称,孙杨翻案的成功可能确实不容乐观。此外,一旦上诉失败,孙杨的商业价值将承受巨大损失。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宣布孙杨禁赛8年30天内可上诉
    中新社报道,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诉孙杨及国际泳联一案,起因是2018年9月4日孙杨在接受国际兴奋剂检查管理公司(IDTM)一次赛外兴奋剂检查时,由于对检查人员出示的资质证明存疑,此次检查最终未能完成。
    兴奋剂检查事件发生后,2019年1月国际泳联裁决当时IDTM执行的检查无效,孙杨没有兴奋剂违规行为,而两个月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不认可国际泳联的裁决,将案件诉至国际体育仲裁法庭。2019年7月,孙杨及其律师团队要求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举行公开听证会。
    2019年11月15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就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诉孙杨及国际泳联一案的公开听证会在瑞士蒙特勒举行,该听证会亦是国际体育仲裁法庭20年来第二次就运动员诉案举行公开听证会。
    在这场受到极大关注的听证会上孙杨案cas裁决非终审 30天内可向瑞士最高法院上诉,控辩双方进行了激烈争辩,孙杨及其律师团队列举了大量证据指出,当天检查人员的多项做法涉嫌违规,如检查人员无法出具相关资质证明、尿检人员对孙杨进行拍照从而违反兴奋剂检查规定等,而当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指派的兴奋剂检测人员无法出示完备的证件和授权文件时,运动员提出质疑是合法权利。对此,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认为,运动员对于兴奋剂检测应当无条件服从。
    孙杨发声:震惊、愤怒,不能理解!已委托律师上诉
    针对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对自己8年禁赛的仲裁结果,中国游泳运动员孙杨28日在微博发声表示感到震惊、愤怒,不能理解!并称已向瑞士联邦最高法院上诉。
    孙杨在微博上表示,“我刚刚训练完毕,我一直坚信自己的清白。收到国际体育仲裁院的裁决结果,我感到震惊、愤怒,不能理解!”
    “我明明按照兴奋剂检查的各项规定,积极配合,只是因为检查人员不具备资质,他们当时自己也承认了这一点,所以同意不带走血样,怎么就成了我的错误?!”
    “考虑到国际体育仲裁院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我已经委托律师依法向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提起上诉。让更多的人知道事实真相。”
    “我坚信自己的清白!坚信事实必定战胜谎言!”
    “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与帮助!感谢国家体育总局,中国游泳协会和各级领导的关心,感谢国内外体育爱好者的支持!我要为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奋战到底!”
    对于禁赛的仲裁结果,中国游泳协会第一时间发布声明称,深表遗憾,并将支持孙杨维护权益。
    孙杨翻案的可能有多大?从历史“翻案率”来看,并不乐观
    北京新京报网报道,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宣布孙杨禁赛8年的判决后,人们的目光集中在翻案的可能上——CAS同时指出,仲裁结果并非最终定论,当事人若对结果有异议,可向瑞士联邦最高法院申请司法审查。若瑞士联邦最高法院的审查结果为撤销判决,则CAS必须依照相关规定执行。这一点似乎让人看到了孙杨翻案的可能。
    但事实上,瑞士联邦最高法院只能审查CAS的仲裁程序是否合法,而非对事实认定进行审查。从最近十多年的“翻案率”来看,由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撤销CAS判决的案例并不多见。
    按相关规定,除非出现以下几种情况之一,裁决才有可能被撤销,即仲裁庭组成有问题、仲裁庭无管辖权、仲裁侵犯当事人的平等和听证权,或违反瑞士公共政策。从相关数据统计来看,最近十多年来,在CAS仲裁庭受理并审结的案件中,因当事人不满判决而上诉至瑞士联邦最高法院的数量约占8%。在这些上诉案例中,最终被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撤销裁决的仅为6例。
    回到孙杨“暴力抗检”案,在听证会过程中,孙杨、国际泳联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均已确认对仲裁程序无异议,以违反听证会平等原则的理由上诉显然不太适用。若参考丹尼尔案,虽然此前国际泳联判定孙杨无责,但国际泳联与丹尼尔案中的苏黎世商事法院不同——前者只是国际性体育组织,其判定并不具有法律效力,并非为“已结之案”。
    目前,孙杨已委托律师向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提起上诉,但翻案的成功可能确实不容乐观。
    若上诉失败,孙杨商业价值将受巨大损失
    作为中国游泳队队长,孙杨在泳坛战绩辉煌,奥运会摘下3金,世锦赛男子个人自由泳赢得大满贯孙杨案cas裁决非终审 30天内可向瑞士最高法院上诉,迄今仍保持着男子1500米自由泳世界纪录、男子400米自由泳奥运会纪录……
    令人瞩目的成绩也为孙杨带来了巨大商业价值和影响力:在2018年中国体育最具商业价值明星排行榜中,孙杨在运动员中排名第一。据不完全统计,他目前的代言品牌有361°、可口可乐、伊利牛奶、吉利汽车、荣耀、沛纳海腕表、贝因美等。若孙杨最终无法翻案,则商业价值将因此受到巨大影响。
    类似的例子在体坛并不少见,莎拉波娃昔日遭遇禁赛后,很快产生负面效应,损失了极为可观的赞助合同。
    刘翔在北京奥运会因伤退赛后,有消息称,其个人商业价值一度缩水10亿;伦敦奥运会再次伤退后,尽管赞助商依然选择支持刘翔,但他的商业价值已大幅缩水。

    更多资讯,请关注0771,广西门户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