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社区导航   互动南宁   国内新闻  德国骑车的法律法规:加油吧,我的国,我们也希望绿色出 ...
查看: 7174|回复: 0

德国骑车的法律法规:加油吧,我的国,我们也希望绿色出行

[复制链接]

11

主题

11

帖子

5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7
发表于 1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德国骑车的法律法规:加油吧,我的国,我们也希望绿色出行

   

   

    5月5日立夏一早,北京的马路上忽然长出了一片又一片的自行车云。这些自行车云有规律地移动着,犹如一艘艘摆渡船,把通勤的人们从家摆渡到地铁口。
    因疫情管控需要,北京部分地铁站临时封闭、百余条公交线路停运绕行,不少市民选择骑自行车上班。
    和往常一样,资深骑行达人贾峰戴上头盔,骑上自己心爱的单车座驾。他原以为“居家办公者众,上路骑行人数寡”。可一出门,却发现骑友不减反增,与通常假期过后首日交通拥堵大相径庭。
    新闻对此予以佐证。在一个骑行爱好者微信群里,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研究生崔晓莎分享了一篇报道北京市民骑行上班,报道称,八通线八里桥以西诸多地铁站点封闭,住在管庄、双桥、传媒大学的上班族只好骑车到6号线来坐地铁,今早这里堆放的共享单车超过平时的两三倍。
    “自行车时代来了。”崔晓莎发出一声感叹。
   

    广渠门外地铁站口,一位粉色衣衫的女孩扫码、骑车,往常她习惯了地铁出行,而今天她别无选择。住在广渠门外,通勤地点在磁器口,“广渠门外地铁站封闭,通勤两三站地,打车不划算,还是骑单车吧。”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正推着一辆共享单车,被滚滚而来的自行车流裹挟前行。也许是骑累了,那头银发在匆匆的自行车流中,流露着某种别样的宁静之感。
    立夏的北京,大量的骑行人正成为一道风景线。
    一组拍摄北京骑行人的照片,在百度上获得了1730多条评论。一位广东网友说:“我以前在德国工作过几个月,每天早上乌压压的人骑自行车上班,我也搞了一辆自行车。每天骑行十几公里上班,穿越柏林最大的公园,那种感觉确实很好。但是德国对于骑车的法律法规很完善,而且基本都有自行车道。加油吧,我的国,我们也希望绿色出行。”
    一位山东网友评论道:“好现象、好趋势,应该鼓励,各个地方的道路交通都应该留有自行车通行的专用通道,从而缓解通行压力,真正做到绿色低碳交通,更有利于人们的身心健康。”
    当然,也有不少人吐槽骑行的不便,比如突然下雨把人浇成“落汤鸡”、夏天骑行一身臭汗带来社交尴尬等。但有1600多人点赞一条评论:北京,我国的风向标城市。
    作为一个超大型城市,北京人出行有很多选项。疫情,让以往不骑单车的人,感觉到骑行于北京的爽感,绿色出行的畅快,久违的风刮过耳边的呼啸声。
    以及,想让人一把扯下口罩,大口呼吸的清洁空气。
    “说实话,我第一次在北京骑行这么长距离和时间。在专门规划有自行车道的路上骑行,是非常爽的。”崔晓莎在世界地球日参加了一次“骑向碳中和”的活动,从清华大学出发,沿着北三环自行车专用车道,一直骑到国投大厦,总计10多公里。
    “这个爽是可以一直骑,可以快,可以慢,可以快到只听到风声,脑子空无一物。也可以随时慢下来,停下来欣赏风景。”她这样描述在北京骑行的体验。
    还有人体验到“爽”,来自社交达人的快乐。
    有一次,贾峰骑单车刚经过仰山桥,总觉得有人跟他“飙车”,那是位骑着电助力自行车的老兄。等红绿灯时,两人停在同一“起跑线”,不约而同打量对方。还是贾峰先开口“搭讪”。接下来的4公里,两人唠起了嗑。
    骑友家住北六环,已退休,一周要骑行25公里到安贞桥跟老街坊打羽毛球。以前他骑摩托车,而今改骑电助力自行车。在安慧桥,骑友直行向南,贾峰右拐向西。“或许以后我们没机会再见,但,这4公里的同行很愉快。”贾峰把这段经历写在朋友圈。
    他说,新冠疫情对人们的影响是长期的、多方面的,比如社交隔离。一方面出于预防交叉感染的需要,减少聚会和保持安全距离,减少远距离旅行等方式有必要。另一方面是多重压力下,人和人之间心理距离增加和自我意识增强,不自觉中将自己与社会“隔离”开来。
    “骑车,给我提供了交朋友的机会,能缓解社交距离之痛。”贾峰说。
   

    广渠门内地铁站旁,共享单车整齐码放在路边。张春燕摄
   

    正如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北京的自行车道也不是。
    当今天骑行的人感慨:在北京居然骑车挺舒服的,鲜有人知道,北京为之努力了多年。
    杨新苗经常介绍自己说,“我是一个修骑行道的人。”事实上,作为清华大学交通研究所副所长的他,一直在不遗余力地为改善自行车道路鼓与呼。
    “北京的道路交通,近两年有很大改变,开始给自行车道做‘加法’,修建更多的自行车道,不断拓宽自行车道。而一些城市在快速发展中,却把自行车道给弄没了。”杨新苗说。
    有一次参加全国性的活动,杨新苗接触到与会的年轻人,他们说,自己的城市连自行车道都没有,自行车在人行道上混行,很是羡慕北京的专用自行车道。
    世界资源研究所可持续城市项目主任刘岱宗,工作领域在可持续交通,自身也是资深的骑行爱好者。在中国多个一线城市骑行过后,他用个人体验评价说,“北京的骑行友好程度,在一线城市数一数二。”
    原因在于,北京的自行车道基础设施是最好的,“基本上所有辅路都配有自行车道。”
    一组数据显示,北京在“十三五”期间,市、区两级累计完成了3218 公里自行车道整治。在核心区主干路上,基本实现自行车道整治全覆盖,一张密密麻麻如网状的自行车步行系统初步建成。
    2020年,《北京市城市慢行交通品质提升工作方案》发布,值得关注的是,方案中确定的理念——“慢行优先、公交优先、绿色优先”,将“慢行”放在交通发展理念第一位。
    北京的智慧在于,快与慢并不是对立,而是和谐统一的。社会可以快速进步、高速发展,城市居民的生活体验却可以悠然闲适。想要幸福生活,欲速则不达。
    杨新苗说,北京市有一整套慢行系统建设规划,如《北京市“十四五”时期慢行交通品质提升规划》《北京市城市河湖滨水慢行系统规划》等顶层设计。经常到交通部门开会的他,也会为北京管理者的实干精神点赞。
    “《2022年北京市政府工作报告重点任务清单》里,提出落实慢行系统规划,包括5个工程——实施西南二环水系滨水空间提升工程,开展东三环、北四环重点路段慢行系统整治,建设南护城河、清河沿线慢行系统。”杨新苗说,这些一定会实现的,他又强调了一遍“写到任务清单上了”。
   

    自行车专用道标志。张春燕摄
   

    判断一个城市对骑行者来说是否友好,是一个系统工程。“包括规划、设计、管理运营、维护保养等。”刘岱宗说。
    北京的骑行有短板吗?“问题出在对自行车道的管理上,比如自行车道被机动车占有,边际效应影响到自行车道的质量。”刘岱宗分析说,总结而言有三大问题。
    小汽车占用自行车道行驶或停车,导致骑行不连续;路口右转小汽车不受信号灯约束,导致自行车骑行过街很危险;地铁和公交车站周边自行车车位预留严重不足,导致乱停放问题。“当然,还有电动自行车由于没有进行有效的速度管控,导致电动自行车与人力骑行自行车之间的碰撞危险增大。”刘岱宗说,最后这点也是全国共性问题。
    安全!安全!对骑行人来说,安全其实是最重要的。
    正因这一原因,今年“315”消费者协会上,电动自行车公然违规提速被曝光。背后潜在的原因,是电动自行车违规“解码”行驶速度,给道路交通尤其是自行车骑行人带来的安全隐患。
    除了道路,骑行工具轻量化也是可以提高的选项。杨新苗认为北京市民骑行上班,北京在道路交通上已经进步很大,但北京是首都,眼光就要看得更远。“不能光跟国内比,要看看世界知名城市巴黎、伦敦、纽约、东京,它们是如何发展骑行交通的。这些城市的骑行道路系统也许不如北京,但用的交通工具值得参考,比如东京等城市。”
    年轻的大学生告诉杨新苗,国外的“电动车”和我国的不一样。他让学生从网上买了一辆二手的日本电助力自行车。果然,脚轻轻一蹬,自行车嗖地跑出去好几米。
    电助力自行车必须要借力双脚才能前进,虽然也有电机,不过电机只是提供一份“助力”,有此助力,上坡会变得如履平地一般,在平地一分力能化作3分力,但总归是要“骑”起来的。
    “电助力自行车比电动车更轻,自重只有15公斤左右,可以承担上百公斤的人货重量。既能解决电动车带来的一些安全隐患,又比传统自行车更舒适便捷,节省人力,适合远距离骑行。”杨新苗说,骑行工具和道路设施一样重要,期望有关部委尽快发布助力自行车的标准,积极落地推广更轻便安全的出行工具。
    道路、车辆和骑行的人,这3者完善了骑行系统。最重要的常常压轴,那就是人。
    “不骑车的理由也许有100个,今天,不得已选择骑行的人,却体验到北京道路交通改善后的‘7星’体验。”骑行爱好者小艾说。
    刚开始可能有点痛苦,但双脚蹬起来,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你仿佛蹬的是风火轮,忽然就莫名产生愉悦感,想要加速再加速,让自己飞起来。到那时,“绿色低碳”“骑向碳中和”不再是一句slogan,而是“我想要骑行,骑车很环保,骑车让我真的快乐。”

   


    更多资讯,请关注0771,广西门户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