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社区导航   互动南宁   国内新闻  落马官员!王俭:自认国企特殊 享乐放纵迷打球 ...
查看: 268|回复: 0

落马官员!王俭:自认国企特殊 享乐放纵迷打球

[复制链接]

891

主题

891

帖子

272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29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宁夏回族自治区原经信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王俭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王俭,男,1960年10月出生,1977年9月参加工作,1986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宁夏回族自治区灵武矿务局副局长,灵州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董事,宁夏煤业集团公司党委委员、副总裁,神华宁夏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会董事、总经理,神华宁夏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长,宁夏回族自治区宁东能源化工基地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自治区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党组副书记、副主任(正厅级),2017年10月辞去公职。


2019年10月8日,经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主要领导批准,自治区监委对王俭涉嫌严重违法问题立案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2020年3月3日,王俭党组织关系从北京市朝阳区转入银川市兴庆区凤凰北街党工委崇安社区党委。3月6日,自治区纪委对王俭涉嫌严重违纪问题立案审查。2020年7月8日,王俭被宁夏回族自治区纪委给予开除党籍处分。2020年7月17日移送审查起诉。


2020年11月25日,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王俭犯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0万元;依法追缴其违法所得及其孳息上缴国库。王俭不服提起上诉。2021年4月19日,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王总,今天状态不错啊,再来几杆?”


“好啊!”


“厉害啊,王总,那您看我的项目……”


“没问题,放心吧!”


被留置的前一天,王俭还约着“朋友”在银川某高尔夫球场尽情挥杆,甚至承诺为该“朋友”争取工程项目。然而,第二天,王俭就接到自治区纪委监委请他前往说明情况的通知,此时的他仍心存侥幸。“心想我都已经辞职了,应该没什么事,还想着早点说清楚,出来再约几场球,没想到……”


在接受审查调查期间,王俭对自己所犯的错误不以为意,多次为自己“鸣冤”:“我之前也参加过不少警示教育,觉得自己和那些人比起来算是比较廉洁的,而且我对宁煤的贡献不小,本身也没什么错,就这么‘进来’了,挺委屈的。”


随着调查取证工作的逐步深入,当一桩桩违纪违法事实摆在他面前时,王俭震惊了,“不敢相信,这是我吗?贪图享乐、腐化堕落,收了这么多钱,干了这么多坏事,我早已跌入违法犯罪的深渊,却麻木不仁,可悲、可恶。”


“王俭36岁成长为厅级领导干部,曾在神华宁煤集团任职十余年,直至任该集团党委副书记、董事长,他的问题也主要发生在这一时期。”办案人员告诉记者,王俭错误地认为国企干部可以“搞搞特殊”“变通一下”,他长期游离于组织之外,靠企吃企,骄奢淫逸,最终沦为政治上变质、经济上贪婪、道德上堕落、生活上腐化的“蛀虫”,教训十分深刻。


向往奢靡享乐的生活,和老板打成一片,以随时能“呼朋引伴”为荣


“我一路是非常顺的。”留置期间,王俭时常会谈起自己的过去,“上学期间,我是大家公认的好学生。参加工作后,由于爱学习、能吃苦、业务能力强,很快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同志们心目中是非常优秀的,组织也很认可我,我在提拔上基本没遇到什么坎。”


2006年,神华集团重组原宁夏煤业集团公司,成立了神华宁夏煤业集团公司,王俭被任命为该集团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会董事,并成为首任总经理。2007年11月,王俭被任命为神华宁煤集团党委副书记、董事长。


“神华宁煤被称作宁夏的‘工业长子’。作为它的掌舵人,这是王俭仕途的高光时刻。2008年,他被自治区授予‘有突出贡献专业技术杰出人才奖’。”办案人员说。


然而,拥有这些光环的王俭却渐渐忘记共产党人的初心使命,思想滑坡,滑入深渊。


“我的蜕变是从放松和逃避政治学习开始的。”王俭自我剖析道。入党之初,他觉得参加组织生活是神圣而光荣的事,他积极参加政治理论学习,加强自身党性修养。然而,走上领导岗位后,他的思想却慢慢松懈,常以业务工作繁忙脱不开身为借口逃避组织生活。“我不愿意和大家坐在一起,以一个普通党员的身份参加政治学习,成了游离于组织之外的‘特殊党员’。”王俭说。


在重温入党誓词,学习党章党规党纪后,王俭坦言道:“在留置室里的学习,是我担任领导干部以来最全面、最投入的一次政治学习。”


丢弃了共产党人的“真经”,王俭变得精神空虚、不思进取,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开始扭曲。他常与老板们做比较,觉得自己在能力上不比身价千万、上亿的老板们差,但生活上却相差甚远,心里愈发不平衡。“‘天下之难持者莫如心,天下之易染者莫如欲’,自从我有了‘心中贼’,也就有了贪欲和私心。”王俭说,“我很羡慕老板们的生活方式,和他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心情愉悦,觉得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他热衷于建社交圈、朋友圈、生活圈,以手机通讯录里存有几千个联系方式,能随时“呼朋引伴”为荣。


内心失衡,信仰迷失,王俭把权力异化成建立人脉关系的工具,他认为,“只要我建立起关系,那之后的你来我往就是人情交际,不算以权谋私。”在办案人员的耐心教育下,他才幡然悔悟,“用权力打造起的人脉关系实际上是一副沉甸甸的枷锁,如果自己不是整天琢磨钻营,而是把精力全部用在工作上,也不会作茧自缚,陷入泥沼,我这是明白得太迟啊。”


从拒收、小收到大收,频次不高金额大、对象不多出手重,靠企吃企敛财六千余万元


建立起“人脉圈”后,王俭以增进感情、维系关系为幌子,经常吃吃喝喝、拉关系办私事,大搞权力寻租。“人的贪欲是慢慢膨胀的,王俭也是这样,他一开始是不收钱的,可以说,他的腐败是经历了从拒收、小收到大收的过程。”办案人员说。


在担任神华宁煤集团董事长之前,王俭曾拒收过一些老板送的礼品礼金。但拒收之后他又觉得“亏”,感到遗憾且不甘。


渐渐地,在收与不收、怎么收的问题上,他摸出了一点门道,并形成一套“原则”——只收可靠的、放心的、与自己有交集的老部下的钱。后来又逐渐演变为锁定重点目标,呈现出“频次不高金额大、对象不多出手重”的特点。


“在王俭贪腐的道路上,有两条‘大鱼’不得不提,一是北京某股份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某某,二是宁夏某公司法定代表人肖某某。”办案人员说。


“我的公司马上就上市了,我给您些股份,保证上市后有很高收益。”2009年5月,王某某为感谢王俭帮助其公司承揽神华宁煤集团公司甲醇项目水处理系统等多个工程项目,提出给王俭转让其即将上市的公司原始股,王俭对此很是赞许,“他是个很懂感恩的人,而且做事也严谨,让我别自己出面,最好能找个亲戚‘购买’并代持。”


此后,王俭安排其妻弟张某以150万元“购买”该公司50万股原始股,登记在张某名下。为了更加“保险”,王俭又安排张某和王某某签订虚假的退股协议,约定王某某退还张某150万元股本金及10万元利息,张某则退还股份,但实际双方均未退还。2014年7月,王某某安排出售张某所持全部股份,获利4311万余元。


“股票的获利情况我是第一时间就知道的,但我当时是公职人员,不好拿回来,只好先放着,想着以后有机会再取回来。”王俭说。直至2019年1月,在辞去公职一年多后,王俭方从王某某处取回1700万元。


“和王某某相比,肖某某算是王俭的半个‘管家’,多年来,他把王俭一家‘照顾’得无微不至,出手格外大方。”办案人员说。2011年1月,肖某某为感谢王俭帮助其公司多次承揽工程,出资1000万元为王俭购买某公司股份,并约定股权由肖某某找人代持,收益归王俭。平时王俭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肖某某也都会“及时出手”给予帮助。王俭对其很是认可,凡是神华宁煤集团的相关工程,都会先安排肖某某承揽,甚至亲自为其投资经营出谋划策,成了名副其实的“官商一家”。


2015年12月,王俭任自治区经信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此后不到两年,他却主动辞去了公职。对此,王俭解释道:“我在神华宁煤任董事长期间,呼风唤雨,为所欲为,到经信委以后,却被安排到了一个副职的岗位,我的落差感很大。恰逢此时,有个朋友邀请我去他们公司干,我就想干脆辞职吧。”


“其实,王俭辞职主要是为了收割他在任期间所收股票的收益。”办案人员告诉记者,“他一直在找机会,取回在王某某处存放的4000多万元。”


王俭处心积虑,采取隐蔽的手段收受他人财物,以期逃避审查调查,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经查,王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工程项目承揽、煤炭资源整合协议签订、工程款支付、设备物资采购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相关单位及个人行贿款折合人民币共计6042万余元,其中,党的十八大后收受财物共计4422万余元。


在担任神华宁煤集团董事长期间,王俭多次在大会上谈廉洁、讲奉献,不少干部对他尊敬有加,甚至把他当作勤廉榜样。而在台下,他却以权谋私、大肆敛财,想方设法掩盖自己的贪婪行为,搞两面派,做两面人。他忏悔道:“我是非常羞愧的,不光是羞愧,我晚上也难以入眠,一闭上眼睛,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就会一件一件浮现在眼前,太折磨了,很懊悔,很痛心。”


打球上瘾,安排下属某企业利用公款购买高尔夫球会员卡归个人使用,工作日休息日都在高尔夫球场


从违规吃喝到收受礼品礼金、股份财产,从出入高档会所到追求奢华,与老板们玩在一处的王俭享乐主义思想日渐滋生,走向了骄奢淫逸、肆意放纵的歪路。


2012年11月,王俭安排下属某企业利用公款购买了一张50万元的高尔夫球会员卡,称用于公务接待。“说是公务接待,基本上都是我用的。”王俭坦言道,“第一次接触高尔夫球这项运动后,我便乐在其中不能自拔,被它迷住了,成了一名‘瘾君子’。”在组织明确要求单位的高尔夫球会员卡必须封存上交时,他却隐瞒不报,长期使用,并认为只有高尔夫球运动才符合他的身份。


“我一直把打高尔夫球当作雅好,觉得这个运动只有少数富人玩得起,而我作为一个领导干部,就应该享受这种高雅运动。一开始我在银川打,后来发展到全国各地,甚至延伸到国外。球场也成了权钱交易的场所。”王俭说。


为了打高尔夫球,王俭甘于被“围猎”,无论是购买价值不菲的装备,还是球场高昂的消费,总有人投其所好,他也都欣然接受。


据神华宁煤集团相关人员描述,无论是工作日还是休息日,在球场上总能看到王俭的身影。在一次次挥杆中,王俭与老板们感情“近”了,与企业广大干部职工的感情却“远”了,心中只有权与利的王俭,敷衍工作,背离群众,一步步“退”到了悬崖边上。


在辞去公职后,为了填补精神上的空虚,王俭更加热衷于打高尔夫球,其特定关系人薛某还为其在北京购买了一张高尔夫球会员卡,供其长期使用。


“我辞职后来找我打球的人也不少,最开始还觉得是自己与他们关系好,后来慢慢发现他们看中的是我在宁煤这么多年下来积累的人脉和影响力,想要借此拿一些项目。对此我还有点沾沾自喜,觉得还有人找,就证明自己有价值。”王俭自我剖析道。然而,这一切终将成为过眼云烟。


“父亲为我取名‘俭’,是希望我一辈子勤俭节约、艰苦朴素,但自己恰恰由俭入奢,成了‘王奢’。”在党纪处分决定书上签字的王俭双手颤抖,泪流满面,“我辜负了父亲的一片良苦用心啊。”


擅权妄为,集团多人被查仍一意孤行找门路、托关系,企图为自己的“小圈子”开脱


王俭在生活上追求奢靡享乐,在工作上则独断专行,以“家长”自居,甚至越权越位。他坦言道:“组织任命我为副书记,在集团党委领导下分管行政工作,但在我的‘把控’下,却成了董事长直接领导党委工作,凌驾于组织之上。”


“你去处理一下,把‘火’灭一灭。”2010年,神华宁煤集团下属某煤矿的主要领导因违法犯罪被检察机关侦查,时任集团董事长的王俭不仅没有积极配合侦查工作,反授意下属找门路、托关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2013年,该集团又有多名矿长因受贿被查,并受到法律制裁。事后,有一位检察机关的领导告诫王俭,“若你们能正确对待,早些刹住歪风邪气,也不至于出现这种情况。”但王俭不以为然,“社会风气就这样,这些不过是偶然事件。”有人建议他在集团内开展警示教育,以案为鉴,但骄傲自负的王俭对此嗤之以鼻,他深信只要人脉广,做事谨慎一点就没有问题。“上梁不正下梁歪,我也在违纪违法,胆子更大,所以对他们的犯罪行为根本没有在意,整个集团风气日渐败坏,最终覆水难收。”王俭说。


2014年,中央巡视组对神华宁煤集团进行巡视,该集团多名中层干部因涉嫌受贿被查,锒铛入狱。集团干部接二连三落马,王俭却仍未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更没有意识到问题的根子在自己,仍一意孤行,企图用自己的“人脉关系”解决问题,为自己的“小圈子”开脱,严重破坏了企业的政治生态。


而在对待自治区和上级神华集团公司的监督管理上,王俭则两面讨巧,逃避监管,“宁煤虽然有自治区和神华管,但管理是比较松懈的,我对自治区汇报工作的时候,就讲当前项目的进展,工作取得的成绩;在神华汇报工作时,就会说自治区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并强调区里对我们管理很严格。实际上两边都不怎么会管我,被我钻了空子。”


“王俭案是我区国有企业腐败案中的典型,监督有形无实,权力制约乏力是这一领域作风和腐败问题不断蔓延的主要原因。”办案人员说,“有效制约和监督权力运行,才能抓住抵制腐败的关键与要害。”


综观王俭的严重违纪违法行为,几乎没有绕开过“权”字:权大了,能监督自己的人少了,开始妄自尊大;权大了,围在身边的有钱人多了,搞起了权钱交易;权大了,腰包鼓了,开始了声色犬马,直至以权压人,专权弄权,破坏单位政治生态。以案为鉴,落实对国有企业的有效监督,要扎牢不能腐的制度笼子,推动国有企业完善现代企业制度,强化对“一把手”的监督,为权力运行纠偏正向。该案亦警示党员领导干部要筑牢思想防线,坚持公正用权、依法用权,守住廉洁底线,莫重蹈王俭的覆辙。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更多资讯,请关注0771,广西门户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