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社区导航   互动南宁   国内新闻  要卫生巾就是小姐做派?那是因为你没啥话 ...
查看: 6289|回复: 0

要卫生巾就是小姐做派?那是因为你没啥话

[复制链接]

2

主题

2

帖子

1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2
发表于 1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卫生巾就是小姐做派?那是因为你没啥话


    西安作协主席痛批要卫生巾女是小姐做派?对群众毫无同情之心

    撰文丨墨黑纸白

    一、要卫生巾就是小姐做派?吴某人的老爷做派一目了然

    这个要卫生巾的女子事前事后反差如何纸白君不做评价,单说要卫生巾就是小姐做派,这样的话出自西安作协主席之口,确实惊掉全国不少网友的大牙。

    我们也可窥得西安在此次疫情中之所以有如此多的失误是有缘由的,一者是服务理念先进还是落后,二者是文化理念先进还是落后,目前来看双落后。

   


    根据观察者网报道:1月5日,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西安市作家协会主席吴克敬疫情“日记”《扎在长发上的橡胶手套》里的部分语句引发了争议;

   


    他喊话此前“在酒店隔离期间哭着讨要卫生巾”的西安女子,批评其在紧要时刻“苛责别人不能上门送(卫生巾)”一事是“小姐作派”。

   


    此文一出,随即引发争议。部分网友认为女性生理期的卫生需求是合理的,不应该被称为“小姐作派”;

    也有人认为当事人边求助边录视频、擅自离开隔离房间的做法有待商榷,称其应该理解防疫人员的不易。

   


    1月6日,吴克敬回应《红星连线》称,他对此也很痛苦,本来写文章是想让大家少些抱怨;

    让被隔离的人和一线工作人员互相理解,网友有权批评,“我现在真的没啥话说,我就想一个人,从此一句话不说。”

    就上述报道,西安作协主席吴某人是占据作协主席位置太久了,老爷做派忘了文化工作是服务于人民群众的理念了,再占据下去绝对损害古都文化进步。

   


    二、封城防控一定是建立在服务理念、文化理念双进步上

    纸白君这几天撰文一直强调对于封城防控,这不只是一种人们必要被动接受的状态,还要享受到城市管理与服务所带来的必要生活基本需求。

    这一点无论是西安市还是国务院派驻到西安的疫情指导工作组都是对外承诺的,并对之前没有做到各方面全面周到的服务而道歉与深感愧疚。

   


    新华社西安1月6日电针对近日西安市多起群众反映的看病就医难突出问题,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1月6日上午召开专题会议部署医疗服务保障工作;

    她指出,发生这样的问题十分痛心、深感愧疚,暴露出防控工作存在不严不实的问题,教训深刻。

    疫情防控本身是为了人民的健康、为了护佑每一个生命。医疗机构的首要职责是提供医疗服务,因此防疫期间决不能以任何借口将患者一拒了之。

   


   


    就孙春兰副总理这两段西安作协主席回应批女子哭求卫生巾,纸白君想问问吴某人,卫生巾算不算人体必要需求的范畴之内?相关的服务为何做不到位?如果因此带来病痛等麻烦又如何解决?

    西安方面则是卫健委对西安民众道歉;这一切愧疚与道歉都是围绕民众的基本生活需求,基本就医需求展开的,这是要主动改进的,不是要求人们忍耐的。

    三、谁对民众输入享受苦难意识,谁就在抹黑我们现代化中国进步

    也有不少二缺网友站吴某人,说:以前的女人都没有卫生巾,以前的女人都是怎么过来的?纸白君想问我们现代化中国是现代化前的古式中国吗?

    我们宣传中现已达小康社会的中国,是以前连温饱都做不到的中国吗?动辄拿以前的苦难要求人们重新享受苦难,这不只是阻碍社会,更是拉跨社会发展。

   


    关于卫生巾我们中国是有过一段历史故事的,相关评论人指出:改革开放之初,一些外国妇女来中国旅游,遇到了一种不大不小的麻烦;

    那就是在她们有需要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中国没有卫生巾,这使她们颇为尴尬。消息传到上面,有关部门决定拿出宝贵的外汇进口卫生巾,那是1982年。

   


    不久,北京造纸十一厂从日本引进了中国第一条卫生巾生产线。原北京造纸十一厂的郝治厂长见证了卫生巾来到中国的过程。

   


    从卫生巾传来我们中国这段历史故事来看,我们曾经对外国女性都动用当时宝贵的外汇解决卫生巾问题,我们现在对自己的女性做不到却还无知批矫情?

    还小姐做派?全球世界的女性都是小姐做派?这样的说辞是在与人民为敌,吴某人可算老爷做派,糟蹋西安作协主席这个位置,应让位让有德有能者居之。

    四、卫生巾是二十世纪影响人类的十大发明,绝非什么小姐做派

    我们再来看卫生巾的被发明,卫生巾是一战期间在法国服役的美国女护士发明的,去年正值问世100周年,被誉为“二十世纪影响人类的十大发明”之一。

    就卫生巾的发明,纸白君想起了自己昨晚睡前发的朋友圈:人类也好,我们中华民族也好,每次重大灾难如果不能让我们进步、改善规则,只能白白遭罪。

   


    我们也都经历过一战二战,我们的民族也饱受古代、现代战争之苦,我们现在之所以能不断进步,也都是对战争的总结与自我奋发努力中拼出来的。

    怎么到了我们在疫情中遇到灾难时,反而让我们的女性放弃享受人类的重大发明?这是在阻碍我们中国女性群体的进步,也是对疫情中的女性毫无尊重。

    我们也要在疫情灾难中去进步,去弥补我们在疫情中的得失,去总结我们在疫情中应该有的教训,去在未来应对疫情时任何一个省市都不敢出重大失误。

    而非要求我们的民众一味地去忍耐,这只能让服务理念无法更新,也只能让文化理念无法精进,这是问题最关键的地方,吴某人能了解自己为何社死了吗?

   


    最为奇葩的是,吴某人还被网友们扒出来曾抄袭他人作品西安作协主席回应批女子哭求卫生巾,被长江文艺杂志社公开谴责,并表明不再与之合作。

    一个无德、无能,对群众也毫无同情、怜悯之心的人,竟占据一市作协主席之位,实在是有损当地的形象,更何况当地的形象被这人又狠狠锤了一顿。

    静待到底的相关处理信息与公布吧,同时也提醒任何一个人,对我们自己同胞的苦难要感同身受,对我们自己社会的进步要誓死捍卫,绝不容享受苦难论。

    2022—1—7落笔于墨辩閣

    更多资讯,请关注0771,广西门户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