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社区导航   互动南宁   国内新闻  “逍遥镇”刚消停,“老潼关”又起风波 ...
查看: 1367|回复: 0

“逍遥镇”刚消停,“老潼关”又起风波

[复制链接]

3

主题

9

帖子

2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6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逍遥镇”刚消停,“老潼关”又起风波

    “逍遥镇”刚消停,“老潼关”又起风波。

    而且这两家,逍遥镇胡辣汤协会、潼关肉夹馍协会(曾用名“老潼关小吃协会”),原以为是同一个套路的不同玩家,没想到是截然不同的两朵奇葩。

    1

    逍遥镇胡辣汤协会:摘桃子的人

    网上有一种说法,说逍遥镇胡辣汤协会(以下简称“逍遥镇”)是“割韭菜”。这个定性其实不准确,因为被“逍遥镇”起诉的商户跟“韭菜”还扯不上关系。

    平常我们所说的“韭菜”,比如股市的韭菜、餐饮加盟的韭菜,指的都是对股市、对加盟不懂的“小白”,而这些小白和收割方,客观上存在双向奔赴的事实。但在“逍遥镇”这个案例里,商户们和协会不存在双向奔赴,很多人甚至压根就不知道有这么个协会存在。

    所以,对“逍遥镇”的准确定性应该是:摘桃派。

    △图自网络

    2003年协会成立、2004年商标注册成功的时候,逍遥镇胡辣汤还没什么名气,这十几年间,靠着大大小小商户们的辛勤劳作逍遥镇潼关肉夹馍无权收加盟费,逍遥镇胡辣汤的名气越来越大了。这个时候,协会跳出来了,准备摘桃子了。

    为了显示自己所作所为的正当性,少不了要找一些冠冕堂皇的说辞,诸如“起诉的目的即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去伪存真”,“通过协会的统一管理,希望将逍遥镇胡辣汤做大做强,走向全国”,云云。

    对于这种行为,还能说什么呢?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逍遥镇”的注册商标,仅仅只是一个普通商标,而普通商标通常是由具体的商家去申请注册的。

    有律师介绍说,我国的商标大致分为普通商标、集体商标和证明商标这三类,“地理商标是一种集体商标或证明商标,正常情况下,协会作为一个组织,应该注册地理标志商标,以授权协会成员使用”,“作为组织的协会通过一个‘普通商标’来进行商标维权并不合适”。

    所以,对于“逍遥镇”的做法,难怪舆论会送它四个字:吃相难看。

    2

    潼关肉夹馍协会:“公器私用”招加盟

    乍看上去,潼关肉夹馍协会跟“逍遥镇”一样,吃相难看;但如果仔细研究,会发现它比后者的“段位要高”,背后有一整套“生意经”。

    先来捋一捋整个事件中的几个主要相关方,见下图:

    其中的关键人物,潼关肉夹馍协会的会长王华锋,今年44岁,做了近20年的肉夹馍生意,他的“盛潼餐饮”年产值3000多万元,在全国20多个省份开了500多家店。

    最开始有媒体报道时,说的是商户如果想要继续使用“潼关肉夹馍”商标,需一次性缴纳99800元的加盟费。按道理,如果是要加入协会的话,不管什么协会,都是完全用不了这么多钱的,而且名目也不是“加盟费”。

    现在算是“破案”了:这9.98万元,就是人家王老板的“盛潼餐饮”招商加盟要收的加盟费。

    多么聪明的脑袋。自己开店,不够;于是成立协会,不够;于是注册商标,还不够;于是通过商标维权,太棒了,想想都激动:你要么赔钱,要么加盟和入会,反正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不得不说,这的确是“做大做强”的好办法,唯一可惜的是,它涉嫌违法。

    北京国标律师事务所律师姚克枫认为,“这是一种拿着具有社会属性的集体商标,赚取私利。是变相将公共权益据为私有,捆绑集体商标谋利的违法行为。”

    而且从商标本身来说,商户们未必一定就侵权了。公开信息显示,2012年以来,潼关肉夹馍协会曾6次申请“潼关肉夹馍”的商标逍遥镇潼关肉夹馍无权收加盟费,品类涉及食品、饮料、广告商业经营等。不过其中2个被驳回,3个仍在审查阶段,只有一个完成了注册,还是方便食品类。

    商户如果收到了传票,不妨积极应诉,相信法院自有公正判决。

    3

    学一学十年前的重庆按摩协会

    “逍遥镇”“老潼关”生出这些幺蛾子,干扰正常商业秩序,其实也说明了一点:现在社会上各种乱七八糟的协会太多,平时行业要怎样健康发展,不见他们说什么;会员有困难了,不见他们做什么;等到有好处可以捞的时候,一个个粉墨登场,跳得比谁都高。

    这些协会,和十年前的重庆市保健按摩协会相比,差远了。

    《南方周末》的前知名记者褚朝新分享过一段见闻:2010年左右,重庆公安部门出台了一个规定,所有的足疗店都必须对进店消费的客人进行身份证实名登记,否则严惩。

    有一天深夜,一家足疗店的员工因为女客人再三恳求,在还没登记的情况下,拿着客人的身份证去帮忙买卫生巾。恰好警察来夜查,结果,店面经理被拘13天,另一工作人员被拘7天。此事在重庆按摩行业引起巨大反响,各家会员单位纷纷表示,这种做法太过,直接影响了行业生存。后来又一家足疗店也因类似原因,被要求缴纳罚款10万元。

    在会员单位的要求下,重庆市保健按摩协会出面,向市有关部门“重点反映了我市目前公安治安管理工作过左现象”。最后,重庆市公安局撤销了罚款决定。

    褚朝新说:“2010年的重庆,大家懂的,无论是时任重庆公安局长个人的地位还是重庆公安的地位,在当地都是如日中天。区区一个按摩协会,有些协会成员单位经营的业务估计还是灰色领域,居然敢公开站出来向极端的社会管理方式表达不满,还说‘重庆的公安治安管理工作过左’,不怕被抓不怕被‘双起’不怕被判,真是匪夷所思、叹为观止,不得不服。”

    十年前重庆按摩协会的格局和担当,值得今天的“逍遥镇”“老潼关”们好好学学。对于不知道要怎么学的,有关部门可以视情况出来指导一下,把这股歪风邪气给刹住了。

    参考文献:

    [1] 澎湃新闻. “潼关肉夹馍”诉讼调查:集体商标成敛财工具,被垄断运营收加盟费. 2021-11-25.

    [2] 北青-北京头条. 300多家商户被潼关肉夹馍协会起诉侵权 协会会长入股私企负责索赔. 2021-11-24.

    [3] 大洋网. 逍遥镇胡辣汤协会“商标维权”被叫停,理亏在哪?2021-11-24.

    更多资讯,请关注0771,广西门户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