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社区导航   互动南宁   国内新闻  “母亲为救儿子涉贩毒”追踪:代购网友“铁马冰河”能获 ...
查看: 495|回复: 0

“母亲为救儿子涉贩毒”追踪:代购网友“铁马冰河”能获从轻处理

[复制链接]

3

主题

3

帖子

1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7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母亲为救儿子涉贩毒”追踪:代购网友“铁马冰河”能获从轻处理

    近日,“母亲为救儿子涉贩毒”一事在网上引发热议。河南郑州35岁女子李芳(化名)有个未满2岁的儿子,患有婴儿癫痫伴游走性局灶性发作综合征。为给儿子治病,李芳从代购手中获取国家管制第二类精神药品“氯巴占”,后因协助代购收寄管制药物被控涉嫌走私、运输、贩卖毒品罪。11月23日,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了解到,李芳目前已收到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书》,认定其行为构成走私、运输、贩卖毒品罪,但不予起诉。对此,李芳表示心情复杂,一方面感谢检方的不起诉决定,一方面对自己的行为被认定构成走私、运输、贩卖毒品罪感到不舒服。同时,她担心,如果氯巴占被认定为毒品,以后给孩子买药会更困难。

    女子为患病儿子代购收寄管制药物被控走私、运输、贩卖毒品罪

   


    李芳经过精心备孕生下的孩子被诊断婴儿癫痫伴游走性局灶性发作综合征,为给孩子治病,他找人代购管制药物氯巴占,还帮代购代收寄此类药品,也因此卷入贩毒案件。今年9月3日,因涉嫌运输毒品罪,李芳被取保候审,后以涉嫌走私、运输、贩卖毒品罪被送检。李芳的经历在网上引发关注,她表示,自己只是一个想让孩子活着的母亲,氯巴占对她和孩子来说只是药品。

    11月23日,李芳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她的案子引发关注后,病友们十分关注,希望涉嫌贩毒的代购网友“铁马冰河”能获得从轻处理。“相关报道出来后,每个大群、小群都在讨论母亲为救儿子代购管制药被认定贩毒,觉得终于有人关注这个群体了。这个群体是想被关注的,困难太多了。也有病友对我说,“‘你真的真的太伟大了,评论都100多万了,你承受巨大的压力帮助咱们弱势群体,里面列举的问题个个一针见血,希望这个新闻也能帮助铁马案件重轻发落’。在所有病友心中,这就是药。他们说,如果当时是找他们帮忙代收快递,也会帮忙的。”

    李芳称,从今年8月开始,很多病友群都在找这种药。平时不会囤特别多药,因为平时并不觉得多难买。没认识这个代购之前,她买这个药600多元一盒,后来从该代购处买是400多元一盒,平时一般每次买一两盒。“当时大家突然开始找药的原因,我后来在一个200多人的小群看到,有人说做这个药的代购被抓了好几个。最近有关报道出来后,病友们反应都比较激动,觉得是不让吃这个药了。其他代购现在要么直接不回消息,要么不做这个药了。”

   


    检方:为子女治病诱发犯罪且未获利 不予起诉

    11月23日,李芳收到了河南省中牟县人民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书,该决定书由相关工作人员向其宣读后正式生效。在该决定书中,中牟县人民检察院称,氯巴占系国家管制的二类精神药品,对于癫痫病人有较好的疗效,在国内市场不允许私自买卖。网友“铁马冰河”非法从事氯巴占代购,即低价从境外购买此类药品,通过微信群加价向患有癫痫疾病人的家属贩卖,从中牟利。

   


    李芳儿子现年1岁零10个月,因患癫痫疾病,多次在医院治疗均无明显好转,后经医生推荐服用氯巴占母亲为救儿子代购管制药被认定贩毒,病情有明显好转。李芳经他人介绍后,多次向网友“铁马冰河”购买氯巴占。与其相识后,“铁马冰河”请求李芳提供地址,帮助其接收从国外寄来的氯巴占,并告知李芳如何应对海关查处。李芳为了以后更方便向“铁马冰河”购买药品为儿子治疗,明知氯巴占属于国家管制药品,仍帮助收取包裹并转寄给“铁马冰河”。

    中牟县检察院认为,李芳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款的行为,即“走私、贩卖、运输毒品”。但李芳具有“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辅助作用”“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坦白”“系初犯”“为子女治病诱发犯罪,未获利,社会危害性较小”“家中有患癫痫疾病的未成年子女需要抚养”等从轻或减轻处罚的情节。综合本案事实、情节,依据罪责刑相适应原则,贯彻少捕慎诉慎押刑事政策,彰显司法的政治、法律、社会效果”相统一,综合考量其犯罪情节轻微,依法可以免于刑事处罚。因此,中牟县检察院决定对李芳不起诉,同时,责令李芳具结悔过。

    当事人:感谢检方不起诉 但担心该药品被认定为毒品以后购药更难

    李芳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收到不起诉决定书,她心情是复杂的,对于检方的不起诉决定,她非常感谢,但其行为被认定构成走私、运输、贩卖毒品罪,她心里始终是不舒服的。“可能跟从小接受的教育有关,对这个罪名天然地抵触,没想到自己会涉及毒品犯罪,这也不是我的本意。我和代购都被认定涉走私、运输、贩卖毒品罪,但我没有被起诉,代购被公诉了。我和律师也查过类似判例,有代购此类药品的人因涉销售假药或非法经营获刑,被认定的罪名也不是贩毒。我担心,如果氯巴占被认定为毒品,以后我们给孩子买药会更困难,包括孩子吃药是不是也涉嫌吸毒?”

    李芳表示,目前,孩子的药还够吃两周,吃完打算找同城的病友借点药。同时,她也在找在国外的朋友帮忙购药,但是她在国外的朋友很少。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 戴幼卿 见习记者 陈静)

    更多内容,请关注Qnews

    【版权声明】本作品的著作权等知识产权归【北青Qnews】所有,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享有本文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更多资讯,请关注0771,广西门户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