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社区导航   互动南宁   国内新闻  云南哀牢山失联8天后,他们都已遇难!(组图) ...
查看: 5927|回复: 0

云南哀牢山失联8天后,他们都已遇难!(组图)

[复制链接]

2

主题

4

帖子

1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5
发表于 10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云南哀牢山失联8天后,他们都已遇难!(组图)

    近些年极少有人步入哀牢山

    在失踪整整8天后,11月22日早晨,4名中国地质调查局昆明自然资源综合调查中心工作人员全部被找到,不幸的是,他们都已丧生。

    目前,救援队伍正在举办失踪人员尸体的转移工作。由于当地仍在雨天,加之哀牢山地形复杂,遗体转移工作有一定的困难。

    11月13日,这4名工作人员在广东哀牢山举办野外作业时失踪。他们中,最大的32岁,最小的25岁,都曾当过兵,具备野外作业经验和一定野外生存能力。

    哀牢山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为什么有专业能力的人员也会面临失踪、乃至遭到不测?

   


   


    图/受访者提供

    救援人员:“500米距离用时两小时”

    4名球员是从芒市者东镇樟盆村步入哀牢山腹地,开展森林资源调查。据了解,按照计划,4人从哀牢山腹地翻过山脉,到达玉溪市新平县完成预定任务。

    镇沅县政府工作人员介绍,4名工作人员的年纪在25岁至32岁之间,此前均在军队服役。此次进山,他们携带了RTK、罗盘、工兵铲、砍刀、雨衣等工具哀牢山遇难者遗体出山花了近40小时,此外还带了三天半的干粮。

    根据公开资料,哀牢山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最高海拔3100多米,范围涉及楚雄州的楚雄市、双柏县、南华县,普洱市的景东县、镇沅县,玉溪市的新平县,仅在芒市镇沅县的面积就达到13.5万亩。该地区山峦崎岖、地理环境复杂。

    4人按计划应当在13日下午或14日上午下山,但2天后尚未下山。11月15日19时28分,普洱市镇沅县政府接到失踪报告。失联人员与后方联系的最后时间在11月13日下午。

    樟盆村的张先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11月15日,接到官方消息,他和几名居民组队进山搜救,但仍然无法联系到4名调查人员。

    在接到报告后,普洱市、玉溪市两地创立搜救指挥部,投入公安、消防搜救、森林消防、山地救援队、本地居民等搜救力量,同时,利用卫星电话、无人机、直升机、搜救犬等进行搜寻。

    参与搜救的云南省山地救援队的赵雷(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哀牢山地势复杂多变,前几天曾下雪,山里有雾,加之讯号总是断断续续,导致很难辨别方向。“我们脚下的刺竹很密,500米的距离甚至得用时两小时。”

    在此后几天里,樟盆村不少青壮年也加入搜寻。张先生称,起初3天,他和居民为专业救援人员运送帐蓬、饮用水等物资,后续直接参与了寻物工作,白天行走救援,晚上则在山上临时搭建的帐蓬里休息。

   


    “有的人三天最短搜救11个小时,最长的超过30个小时”,赵雷说,除了地势复杂外,他们还需提防野生动物袭击。还有救援人员表示,曾看到熊的喊声,一些斜度较大的地方,搜救人员须要“搓着、滑着往下走”,而沟渠、峡谷、瀑布等危险、陡峭地带,则须要专业的山地人员使用钢缆等设备搜救。

    11月20日,救援人员在对失踪人员简易露营窝棚的下游方向进行地毯式搜索后,除发觉了工作人员排尿的牛粪外,在牛粪下游两条溪水的交汇处继续行走一公里左右又发觉了一件雨鞋碎片。

    根据这一方向,11月21日,也就是救援第7天,搜救人员强化了对发觉雨鞋周边地区的搜索力度。

   


    图/受访者提供

   


    不幸的消息很快传来。21日18时33分,在哀牢山玉溪市新平县水塘镇,调查样地西南方向直线距离1.85公里处,3名失踪人员被发觉,但已无生命体征。22日8时32分,第4名失踪人员的尸体也被发觉。

    根据广东哀牢山失踪人员搜寻指挥部通报,目前正在举办尸体转移工作,相关缘由正在深入调查中。参与救援的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们预计22日晚能够下山。

    护林员:“专业人员也须要陪护”

    4名调查人员的尸体被发觉后,他们的身分和携带武器也被披露。

    失联的4人各有一台RTK设备。按常理剖析,他们只要按下设备按键,救援人员能够按照卫星系统传回的数据找到4人所在的位置。但据新京报报导,从14日至21日11时,他们未曾打开过RTK设备。

   


    不过,有从事地质工作的人士表示,原始森林中假如丧失通讯讯号,即便打开,后方人员也收不到信息。

    参与搜救的张先生也给出了同样的说法。在搜寻过程中,他的手机讯号时断时续,经常收不到消息,“主要是雪后雾很大,能见度低,容易找不准方向;而且下了雨气温很低,他们身体上可能也受不了。”张先生剖析。

    哀牢山在昆明境内的一名护林员也提及,哀牢山地形过分复杂,上山上坡总是弯弯绕绕,遇上暴雨天气,行路会显得更难,“即便是有野外生存能力的复员老兵,也难免遇见困局,连我们上山都太慎重哀牢山遇难者遗体出山花了近40小时,基本是从哪上就从哪下。如果对这片区域的方向感不太好,你到了宽阔地带,可能也看不清哪是哪,容易偏离方向。”

    上述护林员还提及,哀牢山成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后,随着管理渐渐规范、完善,进入保护区需获得允许,“游客是不容许步入的,专业人员也须要护林员陪护”。

    不过,樟盆村的一名护林员提及,11月13日,当他得悉有汽车人员上山后,曾前去找寻情况,“到的时侯,调查人员早已进山了,只见到了司机。”

    多位樟盆村居民也提及,近些年她们极少有人步入哀牢山。有居民讲到,一二十年前,当地居民曾上山采药,“但到的地方也都是边沿地带,而且都是跟随父母走原先人留下的街”。

    至11月22日下午15时许,赵雷等救援人员还在有序撤出,他称,由于当地还在雨天,下山的街比较难走,耗时会比较长。“哀牢山不是外人可以想象的,推进难度很大”。

    更多资讯,请关注0771,广西门户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