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社区导航   互动南宁   国内新闻  杭州野生动物外逃事件回应:重点集中在驯养、繁殖数量 ...
查看: 6410|回复: 0

杭州野生动物外逃事件回应:重点集中在驯养、繁殖数量

[复制链接]

2

主题

22

帖子

4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4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杭州野生动物外逃事件回应:重点集中在驯养、繁殖数量

    从“逃豹”到“瞒豹”,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管理水平之低引发了外界批评。

    5月11日,杭州林业局相关人士就杭州野生动物世界金钱豹外逃事件回应澎湃新闻()记者表示,此次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动物逃逸事件的直接原因是相关工作人员违规操作。

    “林业部门对野生动物园的监管,主要重点集中在驯养、繁殖、许可的数量,现场是否符合,有无动物虐待、非法买卖和经营。”该人士表示,如果涉及到内部人员管理,则由其他相关行业管理部门对其重点实施内部管理这一块的监督管理。

    值得深思的是,近20年来,野生动物园相关违规操作事件屡见,基本都因安全意识差而做出错误的行为,例如出入动物笼舍不关门等。除了动物园本身管理水平,野生动物园管理归属问题同样不容忽视,有相关人士指出,相关部门对野生动物园管理界限还不够清晰,尤其是对动物园业态管理。

    监管不涉及内部人员管理

    5月11日,杭州市林业局下属相关野生动物保护部门负责人对澎湃新闻表示,野生动物保护采取分级分层属地化管理,市和省级相关部门作为指导单位对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的一些监督管理工作进行指导,按照制定的相关办法对其进行检查监督。

   
杭州野生动物外逃事件回应:重点集中在驯养、繁殖数量-1.jpg


    该负责人表示,此次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动物逃逸事件的直接原因是相关工作人员违规操作。他表示,“林业部门主对野生动物园的监管,主要重点集中在驯养、繁殖、许可的数量,现场是否符合,有无动物虐待、非法买卖和经营。”而如果涉及到内部人员管理瞒豹风波后杭州野生动物世界重开,则由其他相关行业管理部门对其重点实施内部管理这一块的监督管理。

    问及其所在部门是否会定期审查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的动物数量和种类,该负责人表示,该部门按照省级和市级的监督管理办法,统一部署,分层分级对野生动物园的驯养的审批情况进行调查了解。

    “后续我们将配合相关处理单位,对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进行处理。”该负责人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4月30日,杭州富阳区人民政府官网曾发布一条新闻称,4月28日,副区长何献忠带领相关部门负责人,前往杭州野生动物世界、五彩富阳滑翔伞基地和富阳国际贸易中心大酒店,开展“五一”假日旅游市场联合执法检查。

    据5月10日杭州新闻发布会通报,5月7日23时30分,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动物管理部负责人马敬华交代,4月19日10时,因为管理人员疏忽,三只金钱豹在动物隔离区搞卫生时逃离。4月21日野生动物世界自行组织搜捕,麻醉捕回1只金钱豹。

    杭州市林水局局长钱美仙在发布会上表示,逃逸事件发生后,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既没有及时报告相关部门,也没有及时向社会公布,错失了及时搜捕处置的有利时机,对社会秩序和公共安全构成威胁。

    违规操作已致多起惨剧

   
杭州野生动物外逃事件回应:重点集中在驯养、繁殖数量-2.jpg


    此次金钱豹外逃事件的直接原因是饲养员违规操作。

    根据5月10日杭州新闻发布会的通报,经初步调查查明,4月19日上午,该公司猛兽区繁育场饲养员韩某、王某泉到金钱豹笼舍打扫卫生时违反安全操作规程,致使3只圈养低龄金钱豹外逃。

    其实,饲养野生动物的动物园违规操作事件屡见不鲜。

    2002年杭州临平公园动物园和2003年武汉森林野生动物园,就曾分别出现过黑熊和非洲狮咬死饲养员事件,原因都是因为违规操作。

    时任广州动物园高级畜牧师的吴其锐曾在国家林业局主管核心期刊《野生动物学报》上2011年第5期刊文指出,由于各地动物园在建设过程中,规划设计及建设标准差异较大,很多动物园的动物展示场馆安全设施设备存在着漏洞,或设计不合理,或结构不牢固,或防范设施不完善等等,增大了操作者或游客受攻击的可能性。

    吴其锐在文章中指出,人的不安全行为来自两方面。一是由于安全意识差而做出的错误的行为。例如,饲养员为工作方便,不隔开凶猛的动物而直接入笼清扫笼舍,出入动物笼舍不关门等。二是由于人的大脑对信息处理不当而所做的无意行为。例如,由于观察不够,对发情而变得有攻击性的动物“视而不见”,从而不作隔离操作。

    江西省九江市林业管理局工作人员张伟曾在农业部主管国家重点学术期刊《中国畜牧业》杂志2019年第11期上刊发的《城市动物园安全工作不容忽视》文章中表示,各地多发的动物园死伤事件,原因无外乎两个,一是游客或外来人员无视安全警示进入危险区,二是动物园管理者违规操作。

   
杭州野生动物外逃事件回应:重点集中在驯养、繁殖数量-3.jpg


    张伟表示,在动物展区设计中,不仅要考虑动物福利、饲养管理、展出效果、景观设计、科普教育,还应该考虑到野生动物的安全,防止动物的逃逸和游客的擅自进入造成伤害。还要制定动物逃逸、伤人等突发事故及重大动物疫情等突发事件的应急预案,定期开展安全应急演练,杜绝安全隐患。

    野生动物园“生意经”

    据国家林业局主管报纸《中国绿色时报》2017年11月报道,据统计,野生动物园对地方经济的拉动作用可达到1∶6以上。

    5月10日杭州新闻发布会的通报,杭州野生动物世界三只金钱豹于4月19日上午就已外逃,负责人张某全称为不影响五一期间营业,决定瞒报。

    那么,五一假期到底能为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带来多大收益呢?

    据杭州富阳区人民政府官网5月6日发布的《富阳区“五一”假日旅游市场情况小结》显示,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动物风情展、森林小火车、互动表演秀等节目,吸引了大量亲子家庭,假期累计接待游客9.77万人次。

    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的成人票价为220元/人,儿童、老人为140元/人,持证大学生为180元/人。这一票价中还不包括园内外的其他额外消费,如停车费、旅游车费等。

   
杭州野生动物外逃事件回应:重点集中在驯养、繁殖数量-4.jpg


    若仅计算平均门票票价,按180元/人计算,该园区“五一”假期仅门票方面的营收就可达到约1758.6万元。

    盈利的背后藏着法律法规等方面的隐患。

    野生动物研究者何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目前针对野生动物园管理这块工作,并未有一部针对性的法律出台,更多的是行业规定,这也造成了各地执行的尺度不同。

    何鑫表示,由于大部分野生动物园需要自负盈亏,因此遵从市场行为也是无可厚非。而传统的城市动物园则不一样,由于本身就不靠商业行为赚钱,在一些理念或政策下达后,可以很容易把相关的东西淘汰掉。

    中国主题公园研究院院长林焕杰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尽管目前国家出台的针对动物园的政策相对完善,但在执行过程中“执行不严”的情况依旧存在。

    杭州野生动物世界为私营。而目前现有的国内同类野生动物世界有国营也有私营,从股权穿透的角度来看,国营的包括济南野生动物世界、上海野生动物园等,私营的包括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深圳野生动物园等。

    天眼查数据显示瞒豹风波后杭州野生动物世界重开,我国有超200家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含“野生动物园、野生动物馆、野生动物世界、野生动物欢乐世界”的野生动物园相关企业。从地域分布来看,四川的野生动物园相关企业数量最多,超过20家。其次为广东、上海和河南,相关企业数量均在15家以上。

   
杭州野生动物外逃事件回应:重点集中在驯养、繁殖数量-5.jpg


    林焕杰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随着我国的对外开放,私营的野生动物园也开始创建。而到如今,经营的比较好的野生动物园反而是私营和混合所有制企业,主要是因为这些企业对市场更了解,更有动力去进行规划营销。

    不过,林焕杰表示,以观赏类动物为主的野生动物园的经营非常难,去年疫情期间,即使在没有游客的情况下,也要保障园内动物的饲养、医疗,因此人员和饲料等成本开支无法因疫情而减少,加之没有收入,国内很多大的野生动物园亏损厉害。

    那么,野生动物园到底归谁管?

    何鑫介绍,此前由于动物园是纳入公园体系下进行管理,因此住建部门有一部分的管理职责。同时,野生动物园中的物种又主要分属林业部门管辖。同时,有些野生动物园由林业部门和地方政府合办。

    林焕杰还提到,野生动物园从业态来讲又属于旅游的一种形态,比如节假日期间各种安全措施、接待能力等的检查工作,也有文旅部门的管理职责。

    因此野生动物园自身的权属问题目前来看相对复杂,涉及多个部门、多个系统,监管如何分工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林焕杰表示,国家对动物园的管理还可以进一步明确,目前“主要是对动物的管理,对动物园业态的管理究竟是哪个部门说了算,没有很清晰”。他说,“各种行政管理手段能否很实际地管到动物园业态的每个细节,这部分还是有欠缺的。”

    举报/反馈

    更多资讯,请关注0771,广西门户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