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社区导航   互动南宁   国内新闻  真到了“倒奶杀牛”的时候?业内:只是对当前形势表示担 ...
查看: 5969|回复: 0

真到了“倒奶杀牛”的时候?业内:只是对当前形势表示担忧

[复制链接]

2万

主题

2万

帖子

8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1566
发表于 2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又要让我们‘倒奶杀牛’吗?”日前,在“河北奶协”微信公众号上,河北省奶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袁运生,以此为标题发表署名文章。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各界强烈关注。


袁运生称,这是近年来他听到的最扎心的一句话。


业内人士认为,尽管这一极端现象并未发生,但整个行业仍对当前形势表示担忧,若情况持续下去的话,也难免不发生极端现象。


6日河北省农业农村厅也紧急出台纾困政策,下达4000万元乳品加工企业生鲜乳喷粉补贴。同时,解决养殖场户实际困难,协调解决生鲜乳收购中出现的矛盾,确保不发生“倒奶事件”,最大限度保护奶农利益。


无奈下调生鲜乳交易参考价


12月28日,河北省2022年第四次生鲜乳价格协调会议公布:经测算,河北省2023年第一季度生鲜乳交易参考价格为4.10元/公斤,最低不低于3.93元/公斤。鉴于当前形势,养殖场委员主动提出最低价格下调至3.85元/公斤,乳企做到应收尽收、如期续签收购合同,并在困难缓解后补偿差价。


袁运生称,这是河北省生鲜乳价格协调会历史上第一次附加条件公布交易参考价。下调后的价格对河北省绝大多数奶牛养殖场而言,已没有盈利空间,但这也是无奈之举。


这正是部分养殖者叫苦不迭、情绪激动,乃至放话“倒奶杀牛”的背景。


业内人士表示,从整个行业来看,奶牛饲养成本一再升高,原奶出现过剩现象,价格处于下降趋势,养殖场在收购价格下跌和成本上涨的双重影响下,收益下降或亏损经营,尤其是部分中小牧场压力更大。


可以说,养殖成本上涨是重要原因。一方面,是饲料成本上涨。2022年以来,受国际因素影响,玉米、豆粕、苜蓿等饲料价格不断上涨,甚至一度出现豆粕不仅价格贵、还有可能买不到的情况。


据农业农村部对全国500个县集贸市场和采集点的监测,12月份第5周(采集日为12月28日)全国玉米平均价格3.05元/公斤,同比上涨5.5%。全国豆粕平均价格5.07元/公斤,同比上涨34.1%。


从国际市场来看,近两年来国外养殖成本也在升高。据国际牧场联盟(IFCN)数据显示,2022年,世界饲料价格指数全年没有低过33美元/100kg,2020年则没有高过28美元/100kg。


另一方面,在新冠疫情防控背景下,伴随着人力劳动成本、防疫成本、能源成本、运输成本和其他原材料物价的上涨,国内奶牛养殖场的整体经营成本都保持在高位。


而同时,在成本上涨的情况上,牛奶价格不升反降。据前述同一时间段的监测数据显示,内蒙古、河北等10个主产省份生鲜乳平均价格为4.12元/公斤,同比下跌3.7%。


牛奶的消费放缓也让牛奶加工企业“压力山大”,一些企业只能将收上来的生鲜乳“喷粉”处理。据不完全统计,河北省每天喷粉储存的富余生鲜乳在4000吨以上,每天占用企业资金达1600万元以上。


紧急出台纾困政策,维护生鲜乳收购秩序


针对当前河北省奶业全产业面临的困难,6日河北省农业农村厅紧急出台纾困政策,发布《关于维护生鲜乳收购秩序加强质量安全监管的紧急通知》(下称《通知》)。


《通知》称,当前,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奶业发展面临前所未有困难,原奶供应增加、乳制品消费减少、养殖成本上涨,奶价持续下行。


针对当前乳品加工企业面临前所未有的持续喷粉和大量资金积压的困难,《通知》称,在1月20日前将2023年1500万元的喷粉补贴资金预拨到乳品加工企业,2022年2500万元的补贴资金同期发放到位,最大限度帮助乳品加工企业缓解资金压力。


同时,要求乳品加工企业“做到省内生鲜乳应收尽收,购销合同到期及时续签,切实保护奶农利益,稳定生鲜乳购销秩序”。


此外,河北省农业农村厅将安排三个工作组,分赴奶业重点县,解决养殖场户实际困难,协调解决生鲜乳收购中出现的矛盾。各市县农业农村部门要定期召开养殖场户座谈会,确保不发生“倒奶事件”,最大限度保护奶农利益。


对于奶牛养殖场,《通知》特别提到,要与乳品加工企业一起树立共度难关的风险意识的责任担当,加强与乳品加工企业沟通协调,同进退、共发展、度难关。


值得关注的是,乳业内存在着一定的投机行为。当牛奶供过于求的时候,部分养殖场叫苦不迭。然而,当牛奶供不应求的时候,却是另一番场景。袁运生称,个别牧场不遵守合同,破坏生鲜乳市场秩序。


具体来说,有一类牧场在缺奶抢奶时期,本着“自身利益最大化”原则,“谁给奶价高卖给谁”,甚至单方撕毁合同,在与河北省乳企合同期内就将生鲜乳高价卖给奶贩子或外省乳企的牧场。现在奶多了,奶贩子不收了,外省乳企最先拋弃的也是这些牧场。他们一边将卖不掉的生鲜乳找工厂付高额加工费喷粉保存,一边四处求人想回到河北省内乳企交奶。


在国内,建奶牛养殖场,只要有地有资金,谁都可以建。完全依靠市场调节形成的产业链发展失衡情况,也非常明显。近年来,乳品企业自建牧场占比越来越高,遇到乳制品市场需求不足要减少生鲜乳使用量时,肯定优先保障企业自建牧场的收购,生鲜乳限收拒收的风险自然就转移到社会牧场身上了。


袁运生建议,建奶牛养殖场应根据乳制品加工产能合理规划审批,必要时施行配额制以尽量实现生鲜乳供需平衡。


同时,为保障奶农利益,防止出现“倒奶杀牛”等事件,袁运生建议,对于在困难时期有“拒奶、限奶、拒签合同”等行为的乳企,应取消享受以上扶持政策资格并通报。


事实上,面对着不断攀升的成本挤压上游利润空间的问题,养殖端更要多措并举、降本增效。比如拓宽采购渠道,与更多的厂家进行直接采购,加强和简化采购流程,降低采购成本;对主要饲草料的价格走势提前预判,扩大自有精饲料基地和粗饲料种植,和饲草料供应商建立稳定合作,确保在同等条件下优先获得更好的供应等。


        来源:第一财经  更多资讯,请关注0771,广西门户网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0771系信息发布平台,0771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