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社区导航   互动南宁   国内新闻  南京女大学生案二审宣判 男友仍获死刑
查看: 7053|回复: 0

南京女大学生案二审宣判 男友仍获死刑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1749
发表于 10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url=] 南京女大学生案二审宣判 男友仍获死刑-1.jpg [/url]

  • [url=] 南京女大学生案二审宣判 男友仍获死刑-2.jpg 南京女大学生被害案明日二审宣判!其父发声:决不妥协[/url]
  • [url=] 南京女大学生案二审宣判 男友仍获死刑-3.jpg “南京女大学生案”二审:凶手还曾计划杀5人,包括一同案犯[/url]
  • [url=] 南京女大学生案二审宣判 男友仍获死刑-4.jpg 南京女大学生案今日开庭 被害人父亲称嫌犯或再次提出精神鉴定[/url]



  2022年9月20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公开宣判上诉人洪峤、张晨光、曹泽青故意杀人、上诉人洪峤、原审被告人祁文强盗窃一案,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22年7月7日,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对被告人洪峤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对被告人张晨光、曹泽青分别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对被告人祁文强以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千元。准许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胜、陈寿萍撤诉。宣判后,洪峤、张晨光、曹泽青不服,提出上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7月20日受理该案,并依法组成合议庭,8月2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查明:2020年7月初,上诉人洪峤因与女友李某月(被害人,殁年21岁)在恋爱交往过程中发生矛盾,遂邀约上诉人张晨光、曹泽青帮忙杀害李某月并制定作案计划。洪峤事先设计诱骗李某月购买7月9日的机票从江苏省南京市前往云南省景洪市,并提供资金和部分作案工具,带领张晨光、曹泽青多次演练杀人方法并交待作案细节和定时汇报等要求,指使张晨光、曹泽青从南京市乘机提前抵达景洪市至商定的作案地点勐海县普洱茶公园,购买铁锹预先挖好土坑。当日21时许,李某月被诱骗至作案地点,曹泽青、张晨光将李某月杀害并掩埋。
  上诉人洪峤曾于2019年5月,指使原审被告人祁文强在南京市某度假区盗窃一台单目夜视仪(价值18000元)。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上诉人洪峤、张晨光、曹泽青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三人的行为均构成故意杀人罪。洪峤、原审被告人祁文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数额较大的财物,二人的行为均构成盗窃罪。洪峤犯故意杀人罪、盗窃罪,应数罪并罚。在故意杀人共同犯罪中,洪峤系犯意提起者,并实施具体组织及指挥行为,提供相应资金和部分作案工具,设计诱骗被害人李某月至案发地,提供李某月的行程信息,罪责最为突出;张晨光、曹泽青与洪峤共谋,具体实施杀人行为,共同致李某月死亡,罪责相当,三人均系主犯。洪峤无视他人生命,作案手段残忍,社会危害性极大,罪行极其严重,且翻供否认指使杀害李某月,毫无悔罪之心,应依法惩处。张晨光、曹泽青在共同犯罪中的罪责小于洪峤,且具有坦白情节,判处二人死缓符合罪责刑相适应原则。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故作出前述裁定。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期间,依法保障了各诉讼参与人的诉讼权利。当事人近亲属、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媒体记者及群众代表旁听了庭审、宣判。
南京女大学生案二审宣判 男友仍获死刑-5.jpg
新闻姐

【从重从快让恶人伏法,期待正义的终审结果!#南京女大学生被害案二审将择期宣判##新闻姐说# 历经两年多的波折煎熬和数次激烈交锋,“南京女大学生被害案”将于9月20号迎来最终判决。极目新闻的消息,云南省高院将于20号上午对该案作出二审宣判,遇害女生父亲李胜说“相信法律会给予公平公正的判 ​详细

6 13 74
09月17日 19:17




南京女大学生案二审宣判 男友仍获死刑-6.jpg
贴贴君

科普一下“南京女大学生被害案”这个案件: 2020年7月9日上午,南京女大学生李某月离开与男友的共同住处后失联,失联前曾因琐事与男友洪峤吵架。8月4日晚,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勐海县公安局发布通报,已发现李某月尸体,系其男友伙同他人将其诱骗至勐海郊外山林中杀害并埋尸。 被害人被谋杀至少5次 据 ​详细
  • 南京女大学生案二审宣判 男友仍获死刑-7.gif
  • 南京女大学生案二审宣判 男友仍获死刑-8.gif
  • 南京女大学生案二审宣判 男友仍获死刑-9.gif
  • 南京女大学生案二审宣判 男友仍获死刑-10.gif
  • 南京女大学生案二审宣判 男友仍获死刑-11.gif
  • 南京女大学生案二审宣判 男友仍获死刑-12.gif
  • 南京女大学生案二审宣判 男友仍获死刑-13.gif
  • 南京女大学生案二审宣判 男友仍获死刑-14.gif
  • 南京女大学生案二审宣判 男友仍获死刑-15.gif


692 279 3688
08月26日 20:38




  此前报道:南京女大学生被害“案中案”:另有一名预谋杀害对象遇车祸死亡
南京女大学生案二审宣判 男友仍获死刑-16.jpg
↑6日晚,李胜在西双版纳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

  红星新闻记者 刘木木 发自云南西双版纳
  实习编辑 朱洁英
  备受关注的南京女大学生被害案7日宣判。结果如下:2022年7月7日,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被告人洪峤、张晨光、曹泽青故意杀人,被告人洪峤、祁文强盗窃一案,对洪峤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对张晨光、曹泽青分别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对祁文强以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千元。
南京女大学生案二审宣判 男友仍获死刑-17.png

  李胜与其妻子陈某萍曾告诉红星新闻,他们的态度一向坚决,“就是要求判处洪峤死刑”,案发后嫌疑人洪峤的家属反复给他们打电话以求谅解,“但我们坚决不妥协”。家属对判决结果满意。
  洪峤是一名军事迷,本案的作案手法,亦充斥着军事色彩。其家人称洪峤心理不正常,曾在南京脑科医院就医并服用过精神类药物。不过,李胜及本案代理律师杨柱认为,洪峤从作案前的策划,到作案后陪同李胜报案,全程表现得十分冷静镇定,“他心思缜密,每一步都在他计划当中,如果把他放出来,会对社会产生极大隐患,所以我们坚决要求死刑。”
南京女大学生案二审宣判 男友仍获死刑-18.jpg

  反复演练,一墙之隔的密谋
  李某月遇害前的那段时间住在洪峤家中,且与张晨光、曹泽青刚刚认识。在杀害李某月前,曹泽青仅仅与她见过三次。熟悉本案的知情人告诉红星新闻,为杀害她,2020年7月初某晚洪峤、张晨光、曹泽青在洪峤家中密谋时,李某月就住在同屋的隔壁房间,他们刚刚打完了一场“吃鸡”游戏。三人密谋后到楼下进行了多次演练,其中一次,洪峤扮演的正是李某月。
  据检方《起诉书》,本案基本情况如下:2019年11月,被告人洪峤与被害人李某月相识并发展成为恋人关系,后因产生矛盾,洪峤产生杀害李倩月的想法,并找张晨光、曹泽青协同杀害李某月。三人策划并准备了摄像机、头盔、迷彩作训服、背包、手提包、头灯、伪装网和单目夜视仪等作案工具,并反复演练作案方法。
南京女大学生案二审宣判 男友仍获死刑-19.png
↑小区公共视频显示,去年7月9日,李某月独自离开了小区。

  2020年7月6日,洪峤诱骗被害人李某月前往云南勐海县,并向张晨光、曹泽青提供资金,让二被告人提前订购机票前往勐海县。张晨光、曹泽青二人于2020年7月9日到达后,在勐海县购买了两把铁锹,步行至勐海县普洱茶公园树林内挖坑,为杀害李某月做准备。
  在被害人到达后,二人利用“和平精英”游戏的语音功能,指引被害人到达勐海县河畔之梦小区附近,张晨光又使用手电筒将被害人引至挖坑点,按照预先演练的步骤徒手扭断被害人颈椎,致其当场死亡,二人又将尸体搬运入坑内掩埋。
  同月11日,张、曹二人返回南京市,并将被害人的学生证、银行卡等个人物品及作案工具交给洪峤。8月4日,洪峤、张晨光和曹泽青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云南省勐海县公安局刑事拘留。
  此外,犯罪嫌疑人洪峤还指使被告人祁某强在江苏省南京市马场山风景区舟渔寨度假区盗窃一台价值1.8万元的单目夜视仪,后该单目夜视仪被洪峤转交给被告人张晨光、曹泽青作为杀害被害人李某月的作案工具之一。
南京女大学生案二审宣判 男友仍获死刑-20.png
↑2020年8月,李胜和家人在西双版纳勐海县。

  检方起诉称,被告人洪峤、曹泽青、张晨光采用暴力手段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导致李某月死亡,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洪峤、祁某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窃取他人财物,应当以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本案原计划于去年12月份在云南西双版纳州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因被告人方提出非法证据排除,法院临时通知延期开庭。当时,西双版纳州中级人民法院回复红星新闻称,“非法证据排除”是正常程序,系防止正常庭审被打断,本案开庭时间不会太迟。本案最终于今年1月28日开庭。
  疑似电影军事行动代号下的谋杀
  接近本案的人士告诉红星新闻,李某月是在精心的布局下,一步步被引诱着走向死亡。
  本案中,李某月不过是张晨光、曹泽青向洪峤证明自己胆量而“练手”的牺牲品。洪峤告诉曹泽青,他之所以想杀李某月,是因为李某月知道了他的“国安”身份。2020年2-3月,洪峤多次提出要杀死李某月。洪峤计划带李某月去泰国将其淹死,或去缅甸找个地方掩埋。
  布局杀害李某月的过程充斥着浓重的“军事”色彩。洪峤是军事迷,爱好枪支,多接触水弹枪,曾在大学期间从5楼绳降到一楼。洪峤没有正式工作,在多个场合自称“国家安全局”成员,但此说经警方调查为无稽之谈。
  洪峤的一名大学好友介绍,在江苏海事职业技术学院上大学期间,洪峤曾参加一些水弹交流活动。洪峤曾告诉他的这名好友,他在“影子部队”呆过。洪峤喜欢近身格斗,爱户外运动,喜欢玩真人CS游戏。大学时,为了练习近身格斗,洪峤曾和朋友踹坏了学校的三扇教室门,为此他们被学校记了大过处分。
  张晨光与洪峤是在健身房认识,曹泽青与洪峤是在军用品淘宝店内购物认识。为了交流军事方面的知识,洪峤、曹泽青、张晨光等人建了一个群,洪峤是群主。前述大学校友称,微信群群名为“人民军八军团第一特殊作战分队”(另一说为“人民军作战团”)。
  在这个群里,洪峤给每个人都取了外号,他是老板“Boss”,曹泽青是“黄sir”、张晨光是“Blue”或者“Gerry”。被害人李某月,则被这些人私下称呼为“Fox”,简称为“F”。李某月并不在群里,对此群毫不知情。
  洪峤负责对群员进行考核,张晨光告诉警方,“杀人”是对他的考核项目之一。洪峤则供述,进入这个群的群员必须达到两个条件:首先要能获得他的信任,其次是要有共同的军事爱好。张晨光于2019年年底入群,曹泽青则是在杀害李某月(2020年7月10日)后,得到“证明”入群。
南京女大学生案二审宣判 男友仍获死刑-21.png
↑李胜及家人在女儿遇害地摆上鲜花。图片来自李胜微博

  为诱骗李某月去边境,洪峤找借口(李某月翻看与他人合影)不理李某月,特意与她失联。对一借口,洪峤后来对身边人称“表演得可以拿奥斯卡金人”。通过“和平精英”游戏语音功能,李某月被一步步诱骗到了西双版纳勐海县郊外。李某月对所置身的陌生环境有过犹疑,但张晨光、曹泽青告诉她,洪峤在山上的山庄中等她。
  接近本案的人士透露,张晨光、曹泽青杀害李某月的现场指令,疑似模仿了美国著名军事题材电影《黑鹰坠落》。该电影的任务执行代号为“艾琳”(irene),实际杀害李某月的行动中,张晨光喊出了发音类似“irene”的信号。之后,二人用演练时的格斗“裸绞”手法杀害了李某月。
  被害人被谋杀至少5次
  洪峤的父亲是南京市司法局工作人员,就洪峤的成长经历,红星新闻记者于7月6日联系洪峤父亲作了解,但电话未能接通。
  熟悉洪峤的南京方面人士介绍,洪峤的父母都是军人出身,均在2000年后不久转业。洪峤在南京某海军医院出生,大学毕业后无正式工作,只是在某园博园从事过摄像、接待工作。受父母的影响,洪峤从小对军类事务着迷,平常打扮也是偏军事类,并喜欢看破案美剧与战争片。
  因怀疑洪峤心理上出了问题,洪峤的父母曾带他到南京脑科医院诊治。其家人告诉警方,医院的诊断结果是洪峤患有精神分裂症,家人将药物放在饭里给洪峤服用过,洪峤发现后大闹了一场,后家人又将进口药放在果汁里让其服用。
  对洪峤患有精神分裂的说法,本案代理律师杨柱认为,李某月是被洪峤精心设计后杀害的,几名嫌疑人均扮演着各自角色,不可能一个精神病人(洪峤)指使两个正常人(张晨光、曹泽青)杀人。
  本案中的祁某强是某健身房的私人教练,与洪峤是在大学当军事教官时认识。祁某强认为洪峤“反社会情绪比较大”,但他对洪峤自称的身份深信不疑。祁某强盗取单目夜视仪交给洪峤后,洪峤还批评他“应该多盗取几台”。祁某强称,他并不知道这台单目夜视仪,最终成了张晨光与曹泽青的作案工具。
  接近本案的人士介绍,洪峤曾多次预谋抢劫金店、他人房产,且预谋用多种手法杀害多人。据被告人张晨光等交待,洪峤提出要杀害的对象,还包括张玖、张Y、许某某以及外号为God的张某。
  “人民军八军团第一特殊作战分队”群中的一名群员告诉警方,洪峤曾跟他提过要杀害许某某,原因是许某某当过两年兵,有一笔20万的退伍费,杀害许某某后可以将这笔钱瓜分。具体的作案手法,洪峤提到是将许某某骗到山上“扭脖子”,或将其骗到菲律宾,制造溺水身亡假象。洪峤还对这名群员称,他曾在巴基斯坦“杀了一个外国人”,但这名群员认为,以上这些,不过是洪峤显摆“吹牛”。
  证据显示,洪峤曾至少5次提出要杀害李某月,最早的一次是在2019年12月,彼时他们刚认识一个月的时间。杀人的理由,是李某月偷听洪峤和“国安局老大的讲话”等。杀害李某月的方式,包括诱骗李某月到泰国游泳,找一人事先潜在水中,等李某月经过时用网将其缠住,造成溺水死亡的假象等。
南京女大学生案二审宣判 男友仍获死刑-22.jpg
↑7日,李胜到西双版纳州中级人民法院

  一谋杀对象同一时段意外身亡
  洪峤曾经预谋杀害的多人中,一人在李某月遇害后一个月左右遇车祸身亡。
  红星新闻多方确认,死者名叫张玖,死亡时间为2020年8月10日,当日,张玖在江苏省宿迁市泗阳县被车辆撞击身亡。
  张玖的女儿叫张Y,张Y是本案中另一名被告人张晨光的女友。张晨光是江苏宿迁人,当地人张Y曾在张晨光家小区小卖店打工,张晨光因此认识李张Y。
  2020年5年,张晨光曾在西双版纳勐海县打工一周,当月,洪峤乘飞机带张Y到云南找张晨光,理由是张Y自称被父亲家暴。张玖以女儿未成年被拐卖为由,向江苏、云南两地警方报警求助。在昆明长水国际机场,洪峤被航站区派出所民警盘问,后张玖带女儿回了江苏,洪峤自此多次提出,要杀死张玖及其女儿张Y。
  据张晨光供述,洪峤认为张晨光的名字应该保密,但却被昆明警方知晓,洪峤认为是张Y出卖了大家。
  洪峤曾提出过多种方式杀死张玖,如利用张Y家装修新房的机会,在电线上做手脚杀死张玖,最后抢夺张玖的房产,该提议因张家还有别的家属等被否决。此外,洪峤还提出了楼道伏击、用镇静剂杀死张玖等方式。对洪峤杀死张玖的多次提议,张晨光均因念及对张Y的感情而加以否决,最终没有实施。
  但张玖最终还是意外死亡。知情人告诉红星新闻,2020年8月10日,张玖在其老家江苏省宿迁市泗阳县的一起车祸中被撞身亡,其死亡时间,在洪峤等人被警方抓获后的一周(洪峤被抓的时间为2020年8月3日)。此交通事故中,肇事者在第二天才自首,自称“醉酒撞人”。据张Y称,她对其父亲意外身亡的第一反应,也是“被洪峤等人杀害的”,但张Y自称年幼,对相关疑问缺乏追问的勇气和能力。
南京女大学生案二审宣判 男友仍获死刑-23.jpg
↑:7日上午,本案代理律师杨柱赶到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通过视频等待西双版纳州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结果
红星新闻了解到,对张玖死亡这一疑问,勐海县警方及西双版纳州人民检察院曾向江苏有关方面询问,得到的回复是与洪峤无关。6日,勐海县警方回复红星新闻,对张玖死亡一事,勐海县警方高度重视,“有做过核查”。

  鉴于张玖曾是被谋害的对象之一,李胜及代理人杨柱曾希望有关方面对张玖之死事件高度关注,最好是与李某月被害案并案侦查。李胜说,泗阳县警方曾多次到他家,称张玖之死是普通的交通肇事,“对他们的结论,我深表遗憾,但没能解除我的怀疑”。

来源:新浪新闻综合    更多资讯,请关注0771,广西门户网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0771系信息发布平台,0771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