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社区导航   互动南宁   国内新闻  疯狂的葡萄:阳光玫瑰真的“价格崩盘”了? ...
查看: 6580|回复: 0

疯狂的葡萄:阳光玫瑰真的“价格崩盘”了?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3532
发表于 1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曾经两三百元一穗的葡萄,如今变为每斤不到20元的“平价水果”。价格的巨大落差,让称霸“爆款”多年的阳光玫瑰葡萄开始走下“神坛”。




阳光玫瑰具有成为“爆款”水果的一切素质:经得住长途运输、冷库里放得久、货架期长,随着云南产区二季果栽培技术成熟,冬季可以保证阳光玫瑰鲜果供应,国内消费者一年中至少10个月都可以在货架上看到阳光玫瑰鲜果。




但实际上,阳光玫瑰自2016年以来逐渐“祛魅”,从一种稀缺水果逐渐转变为一种大众水果。这种身份转换最明显的标识便是不断下降的价格。




“2018年,接近春节时,我曾看到韩国阳光玫瑰在深圳市场出售,每盒三穗,最高零售价接近万元。”李春雨是河北葡萄与葡萄酒学会副秘书长,常年致力于阳光玫瑰在中国的推广,他向记者感慨,如今这样的景象已经难以见到,这得益于国内阳光玫瑰产量的提升。



疯狂的葡萄:阳光玫瑰真的“价格崩盘”了?-1.jpg


8月26日,安徽淮北濉溪县刘桥镇一家葡萄产业园,工作人员在物流中心冷库内分拣加工刚采摘的精品阳光玫瑰葡萄。图/中新




在业内看来,价格下降已经不是新闻,而是供需改变带来的必然结果。但与往年价格缓慢下滑不同,各地阳光玫瑰的价格普遍在今年大幅下调,这也让“阳光玫瑰价格跳水”再一次登上热搜。




阳光玫瑰是近几年国内精品水果走上“网红之路”的典型样本,其背后不仅有疯狂的财富诱惑,也暴露出中国精品水果培育模式的短板。在业内人士看来,真正要关注的不是又一个“爆款”水果价格的陨落,而是我们距离培育出下一个“爆款”水果还有多远?




种植面积“疯长”




“前几年阳光玫瑰价格较高包含不少炒作因素。刚刚开始推广时一些地方的阳光玫瑰甚至无人问津。2015年到2016年间,正是外界认为阳光玫瑰最火爆的时段,我们在南京某个基地种植的阳光玫瑰批发价只有20元/斤,果商向消费者出售的价格也只有每斤三四十元。”南京农业大学园艺学院教授陶建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甚至认为当下阳光玫瑰的售价仍有些高。




一位受访业内人士不是很能理解为何阳光玫瑰价格下滑会成为热点,在他看来,更“悲哀”的局面在国内果蔬市场比比皆是,“北方产区传统的巨峰葡萄售价常年维持在10元3~4斤,富士苹果的价格也一直惨淡,但可能因为惨淡的时间太久,对公众而言已经习以为常。”




而在云南浙滇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郭峰的记忆中,今年上半年,阳光玫瑰的价格相比往年并未明显波动。




“今年春节过后,直至6月,除去3月、4月两个月‘空档期’没有阳光玫瑰上市,阳光玫瑰的价格并未明显下降,因为这一时段上市的阳光玫瑰更多来自云南产区,数量有限。”郭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7月中旬以后,“大产区”阳光玫瑰陆续上市,随着供求关系改变价格下降实属正常。




所谓“大产区”,指江苏、浙江、湖南、湖北等南方产区。“7月,‘大产区’促早栽培品种(指利用塑料薄膜等,人为创造葡萄生长发育的适宜条件,从而实现提前上市的葡萄品种)便会上市,而8月、9月是一年之中阳光玫瑰价格的最低谷,因为‘大产区’的阳光玫瑰会在这两个月集中上市。”中国农业科学院果树研究所副所长王海波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这可以部分解释为何阳光玫瑰价格会在8月、9月“跳水”市场上零售价普遍在每斤15元~35元之间。不过王海波预测,阳光玫瑰的价格在第四季度还会回升,彼时,入市的阳光玫瑰较少,以山东、辽宁产区为主,但两地种植面积均有限,“晚入市”成为两地种植户的优势。




而在8月、9月“大产区”阳光玫瑰集中入市拉低售价的背后,是这一品种2016年以来在国内迅速增长的种植面积。李春雨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阳光玫瑰产量短期内迅速攀升,价格下滑几乎是必然。




云果产业大脑发布的《2022年中国阳光玫瑰葡萄产业数据分析报告》显示,2021年全国阳光玫瑰种植面积约31.21万亩,2016年时仅为10.01万亩。其中云南、湖南、江苏分别以4万亩、3.5万亩和3万亩的种植面积排名前三。




不过31.21万亩的种植面积相比多位受访者的测算,已属“保守”,更多受访者给出的国内阳光玫瑰种植面积为80万亩。“国内阳光玫瑰栽培面积已经突破80万亩,但几年前这一品种刚刚受到公众关注时,栽培面积仅有十几万亩。”李春雨说。




阳光玫瑰种植的火爆程度从树苗价格便可见一斑。“去年的树苗甚至难以买到,最早时每棵只有五六元,去年已经被炒到每棵二三十元,甚至更高。”陶建敏告诉记者。




阳光玫瑰在国内产区的分布之广,足见其适应性之强。通常情况下,一些葡萄品种在南方可能因光照不强,无法开花。一些品种则在北方可能因冬季温度过低,无法安全越冬,或是在降水较多地区,存在较高裂果、烂果风险。




但有阳光玫瑰种植户向记者感慨,阳光玫瑰适应性太强,是非常少见的南北方都能安全种植的品种,既能在北方干燥地区种植,也能适应南方高温多雨地区,因此在国内的种植面积容易“泛滥”。




谈及阳光玫瑰的种植条件,李春雨表示,一般情况下,决定葡萄品质的因素有两个,直射光照射量越充足,土壤透气性越强,产出的果实品质就越占优势。“具体到阳光玫瑰,它是中熟略偏晚的品种,要保证果实与树体有充足发育时间,要求无霜期要长。如在新疆博斯腾湖地区,虽然也种植有阳光玫瑰,而且果实品质尚可。但当地阳光玫瑰采摘完一般接近10月初,而当地初雪一般在10月上旬,因此果树每年都是在没有完成养分回流时埋土防寒,业内往往认为这样的产区不可持续。”




除去因适应性强导致种植面积容易“泛滥”,阳光玫瑰也很容易“高产”。




“我们经常说‘桃三李四’,也就是桃树、李树一般种植3年、4年后才会进入丰产期,但是葡萄从建园到丰产期间隔很短,种植后如果第一年幼苗管理得当,第二年就会有不错的产量。导致阳光玫瑰产量能够在短期内迅速攀升。”李春雨说。




前述阳光玫瑰种植户表示,对于一些葡萄品种,种植户往往会自觉控产,因为一旦产量过高可能导致果实“不上色”,或是裂果、烂果。但阳光玫瑰是黄绿色品种,不存在上色问题,而且阳光玫瑰裂果、烂果风险小于其他品种,种植户总是不自觉地提高产量。




“另一方面,也得益于如今种植技术普及之迅速,过去某个品种进入中国,普及种植技术至少需要十几年时间。但如今信息传播迅速,一些农业科研工作者、种植大户的阳光玫瑰种植经验迅速普及。随着2015年、2016年这一品种为市场所接受,2018年、2019年国内阳光玫瑰种植技术体系便基本成型,到2020年、2021年种植户便普遍掌握。”这位种植户说。




王海波估计,阳光玫瑰扩种进程会放缓,今年树苗的价格可能不到10元/棵。




“不只阳光玫瑰经历过这样的价格波动,其他品种在刚刚获得市场认可后,价格也相对偏高,随着供应量上升,价格自然会下降。而且即使目前批发价下降,阳光玫瑰相比其他葡萄品种也具有优势,如新疆无核白批发价每斤七八毛,红地球约为1元/斤,巨峰则在2元/斤左右。”陶建敏说。




换言之,阳光玫瑰仍然是当下种植葡萄的最优选择。




阳光玫瑰诱惑依旧




“当阳光玫瑰供应量上升,市场供需关系改变,价格变化也是必然。”但是李春雨认为,“价格变化”并非单纯指价格下降,而是市场分级。




高端商超中阳光玫瑰的售价依然不低,一些种植户阳光玫瑰出园价格仍然在60元/斤以上,因为其优秀的品质确实可以满足高端消费者需要。但以湖南澧县为例,一般种植户阳光玫瑰出园价每斤4~6元的比比皆是。




“日本的情况也一样,晴王、大地之水是日本农协认证的水果商标,但是日本30万亩左右的阳光玫瑰并非都是晴王、大地之水。”李春雨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产出特优级果要求产区为绝对优生区,同时要以高额投入保证设施水平,辅以极高的技术理论水平和严格的生产操作流程,这些条件往往具有不可复制性。




目前,国内阳光玫瑰市场分级明显,近年来出货价较高的园区仍然可以维持高价,这些园区已经形成自有品牌,价格很少受市场整体行情影响,但不具备代表性。更广大种植户生产的是一般商品果,只能由果商收购,价格随行就市。




“高品质阳光玫瑰价格依然比较坚挺,公司旗下东方红一号品牌今年面向终端消费者的价格为60元/斤左右,一些特级果、一级果甚至可以卖到100元/斤、80元/斤,相比于往年并未下降,而批发价也在40元/斤左右。”郭峰告诉记者,公司既有自营电商渠道,同样也会面向商超出货。




在众多葡萄品种中,阳光玫瑰的效益依然较高。国内葡萄产业近40年经历了四大品种的演变,从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第一代明星品种巨峰,到第二代红地球,再到第三代夏黑,目前是阳光玫瑰。郭峰表示,阳光玫瑰的亩收益高出其他品种一倍左右。




郭峰2017年开始种植阳光玫瑰,第二年,阳光玫瑰已经占据葡萄园总面积八成以上。“未来这一比例可能还会上升,因为阳光玫瑰的管理难度并不是特别大,而且种植技术也已经十分成熟。”




“阳光玫瑰的种植成本与其他葡萄品种相比没有明显差距,抛开设施折旧,只核算剩下的固定投入,每亩农药、化肥投入为5000~8000元,3000~5000元劳动力成本投入,阳光玫瑰额外的成本可能是梳果费用,今年每穗梳果价格已经突破1元,按照每亩2500穗左右计算,梳果成本为2500~3000元,其他成本可能因地域不同或追求的品质不同而产生差异。”有种植户向《中国新闻周刊》解释。




“保证高品质必然导致产量下滑,比如卖出40元/斤的阳光玫瑰亩产可能仅有3000斤左右,但是单价20元/斤的阳光玫瑰亩产可以达到5000斤以上,最终两者的亩效益相差不大,导致不同种植者间策略分化。”郭峰说,这也跟面向消费群体有关,未来可能在品牌与非品牌之间的分化会越来越明晰。




追求产量还是品质成为阳光玫瑰种植户需要作出的选择。王海波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一些产区阳光玫瑰的批发价甚至不到5元/斤,如果每亩产量在6000~8000斤的话,每亩收入为三四万元,而一些优质果每亩的投入就要三四万元。




但即使对于追求产量的种植户,阳光玫瑰的效益依然诱人。




在李春雨看来,即使批发价只有5元/斤,阳光玫瑰对于小规模种植户依然有足够的吸引力。“简单算一笔账,湖南澧县阳光玫瑰种植户产量普遍偏高,每亩5000斤已经是比较保守的估算,这样每亩阳光玫瑰售价依然达到2.5万元,自家土地无需地租,劳动力成本可控,农药、肥料等成本投入并不高,大体可以保证每亩1万元以上的净利润。”




因此,即使价格步入下行通道,阳光玫瑰的扩种仍在进行之中。江苏盐城的以勇葡萄园是国内最早一批种植阳光玫瑰的葡萄园,今年年初,庄主刘寿龙将园内最后30亩夏黑葡萄挖除,全部改种阳光玫瑰,因为阳光玫瑰是夏黑亩收益的五倍以上。




浙江省葡萄协会会长朱屹峰也曾表示,在阳光玫瑰崛起前,嘉兴葡萄产业为“藤稔”“红地球”和“醉金香”三足鼎立,可以一直从5月中旬卖到10月中旬,现在5、6月成熟的葡萄几乎全改种为8月以后成熟的阳光玫瑰。




“中国的葡萄栽培总面积是1200万亩,是世界第二大葡萄栽培国,但是鲜食葡萄产量位居世界第一。阳光玫瑰的种植面积约为80万亩,尽管占比已经超过5%,具有统计学上的意义,但是尚未超过100万亩,不被认为是一个大宗品种,当年巨峰、夏黑、红地球等品种的种植面积均远超100万亩,因此阳光玫瑰未来的种植面积仍有增长空间。”李春雨的预判相对乐观。




他认为,未来阳光玫瑰种植面积扩张取决于两个因素,一是一般商品果的价格走势,二是国家非粮化政策的影响。“如今再想利用一般农用地大规模建设果园,几乎难以实现,某种意义上说,国家已经在帮助经济作物限产。”




“3年前开始,国内便有声音讨论阳光玫瑰会不会过剩,但其实直到今天,距离‘过剩’依然很远。”郭峰也认为,未来阳光玫瑰会进一步打压其他葡萄品种,因为其品质确实优于其他品种,比如红地球、夏黑的市占份额会进一步缩小。




何处寻找下一个“爆款”




在价格下降之余,许多消费者感到阳光玫瑰的味道不比从前,或者说是不太稳定。




陶建敏认为,一方面消费者认为阳光玫瑰的味道不再新鲜,“就好像如今的富士苹果从指标角度讲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引进之初没有差异,但是人们对其味道已经熟悉,不再有新鲜感。”




而当产量上升之后,阳光玫瑰品质参差不齐的情况也确实存在。




陶建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农产品与工业品不同,即使标准存在,种植户能否按照标准生产也存在问题,比如每穗阳光玫瑰建议1.5斤,这样可以达到15元/斤的品质,但是种植户可能认为每穗两斤,只要达到10元/斤的售价就可以。而产量在很多时候与品质负相关。




“国内在缺乏标准的同时,更缺少一套有控制力的标准体系。日本绝大部分农户都已经加入农协,农户生产出农产品后由农协分级、销售,然后再给农户结算,但是中国没有这样覆盖全国的生产组织存在,已有标准对于种植户也没有强有力的约束。”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会在收购时对阳光玫瑰进行一级果、二级果等简单的分级。




在郭峰看来,国内对于阳光玫瑰品质的认知仍然略显粗糙。相比于日本,在国内做果品品牌要更难,日本品牌的标准化程度经过多年积累,一丝不苟地追求标准的深度与精细程度。比如“晴王”出售标准之一便是果粒14克以上,底糖18%以上。




他进一步解释说,其实国内一些葡萄园出产的阳光玫瑰也能达到日本较高的标准,但更多种植户,以及消费者仍然会被误导,导致能达到日本较高标准的阳光玫瑰不一定在中国卖得好。“比如阳光玫瑰的颗粒,10克到15克已经非常不错,属于最佳品质,但是国内往往认为越大越好,做到18克、20克,甚至出现空心的情况,导致品质下降。再比如对于香味缺少评判标准,单一糖度难以代表其品质,还需要兼顾玫瑰香气。”




除去相对粗疏的标准,李春雨告诉记者,阳光玫瑰在国内品种退化的问题已经客观存在。特别是阳光玫瑰育成的时间并不长,属于比较年轻的品种,在扩繁过程中必然存在基因退化的风险。在美国、日本等农业水平比较发达的国家,非常注重品种性状维护,每过一段时间就会从性状最稳定的母树上重新提取繁殖材料,进行扩繁。中国尚有不小差距。




“阳光玫瑰的育苗其实很简单,就是从结果树上取芽嫁接到砧木上,客观存在突变概率,而且大部分突变都是退化的突变,因此在短期内迅速扩繁的过程中,肯定会取到大量退化的芽。”李春雨表示,从另外角度考虑,有退化的突变,必然就有进步的突变,国内已有80万亩阳光玫瑰的栽培基础,意味着我们有条件更快、更高概率从中筛选出进步的突变,从而将品质进一步提升,将种植面积大转化为优势。




陶建敏也认为,阳光玫瑰依然有改进的空间,并非完美,“日本的育种专家也曾到中国进行交流”。




众多的受访者都认为,在第五代“爆款”葡萄出现前,阳光玫瑰仍会是主力。但问题是下一个“爆款”是不是仍会来自国外?




其实在中日农产品贸易准入名录中并没有葡萄,一些在国内市场出现,打着“晴王”品牌的阳光玫瑰不可能来自日本,但是阳光玫瑰这一品种却来自日本。阳光玫瑰由1988年日本国立果树科学研究所杂交培育,经历15年试种、观察和改良在2003年正式发布,并于2006年正式注册。




中国农业科学院郑州果树研究所的学者曾在2018年发表的论文中统计,2000年以来,中国由国外引进310余种葡萄,从美国、日本两国各引进199种、81种,从日本引进的品种多用于鲜食。




这篇论文还提出建议,鼓励官方及民间等渠道引种,加快引种步伐和提高引种数量,设立长期性的国外引种专项资金,调动引种积极性。




但是未来从日本引入新品种可能越来越难。2021年4月,日本种苗法修订案正式生效,防止优良品种流向海外,以在2030年实现农产品出口额达到五万亿日元的目标。随后,日本农林水产省发布了总计1975项被禁止带往海外的农产品名单,其中就包括阳光玫瑰。




此次修订种苗法,正是因为阳光玫瑰在中韩两国的大规模种植。尽管在2006年面世时,日方就为其申请了本土知识产权保护,但并未在规定期限内完成海外品种注册保护。




陶建敏被一些人认为是最早将阳光玫瑰从日本引入中国的人,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谁将这个品种引入中国不是关键,“当年以民间交流的形式引进,其实很多人都可以做这件事。因为日本培育出的品种并未在中国申请专利保护,因此从政府的角度也无法提供专利保护。”




“日本育成阳光玫瑰后,并未在海外申请知识产权保护,因此中国当年引种并不存在问题,当然也要感谢育成这一品种的日本农业科学家。”李春雨说,葡萄为无性繁殖,也就是只需要掐一个芽回来就可以繁殖。




中国为数不少的“爆款”水果都来自日本。比如上一代“爆款”葡萄夏黑,再比如人们熟悉的富士苹果,也是在1939年诞生于日本。




王海波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葡萄、苹果、柑橘更多是来自国外的品种,桃和梨的情况相对较好,“这些品种本身就是外来品种,从历史的维度来看,国内栽培的时间较短。另外对于果品育种的政策支持也相对较小,国家对于育种的研发与经费支持更多偏向大田作物,近年来已经有更多起色,主要得益于国家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启动建设。”




不同于大田作物,一些水果的育种周期更长。四川农业大学园艺学院副院长龚荣高曾在接受采访时以甜樱桃举例称,其育种周期通常需要十几甚至二十多年。




中国农科院果树研究所研究员、国家园艺种质资源库负责人王力荣曾表示,根据树种栽培面积及不同来源品种占比分析发现,我国地方品种、国内育成品种、国外引进品种分别占果树栽培面积的30%、30%和40%。虽然自主品种资源在枣、桃的市场占有率在八成以上,但苹果、葡萄等外来树种的国外引进品种市场占有率达50%至90%。尤其是原产日本的富士苹果品种,国内种植面积高达80%。




中国农业科学院果树研究所所长曹永生曾在接受采访时坦言,当前,我国部分果树的主栽品种仍需要依靠“进口”,存在自主知识产权品种占比低等问题。我国重点要在果树种质资源的高水平保护和高质量利用的基础上,推进果树高效育种技术研发与突破性或重大品种培育。




发于2022.9.19总第1061期《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更多资讯,请关注0771,广西门户网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0771系信息发布平台,0771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